--------《笔下文学xbixia.com 》----------陈洛阳早已臻至返璞归真之境。

    有心收敛自身修为实力的情况下,只要不是境界相差太大,便是修为比他高的人,也难以仅凭外观确认其实力境界。

    不过眼下,陈洛阳没有扮猪吃虎的打算。

    虽然并不有心炫耀,但也没有特意隐藏。

    光明正大返回总坛,他一身修为进境,落在境界不低见多识广的古神教教众眼中,便一目了然。

    只是大家第一反应,都是怀疑自己眼力出错,判断失误。

    众人面面相觑,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惊和怀疑。

    要错,不可能所有人全错吧?

    这么一想,大家反而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

    怀疑释去,就更加震惊了。

    人群一时间鸦雀无声,大家都忘了向陈洛阳行礼。

    二十岁的第十六境,已经骇人听闻。

    但好歹,当今之世,还有不止一个活着的例子。

    可是二十岁的第十七境,自红尘界有史以来,都极为罕有。

    如果单纯如此,倒还不至于让众人失声。

    毕竟古神教作为红尘最顶尖的圣地级别势力,传人都见多识广。

    眼下红尘界里,更有东周那位女皇陛下,二十岁登临武尊之境,成为红尘历史上最年轻的一方巨擘。

    可是即便有那位女皇陛下珠玉在前,陈洛阳仍然让自家古神教众人惊得说不出话来。

    因为大部分人,如今都已经知道,自家这位副教主,几个月前在神州浩土的时候,还只是第十四境。

    而现在如果大家没看错的话,这位陈副教主已经是第十七境了!

    几个月里,连续三步眺,从第十四境,直冲到眼下的第十七境。

    如此进步速度,在红尘界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独一份。

    陈教主已经跟东周女皇一样,创造一项绝无仅有,只属于自己的记录。

    前无古人,后也很难有来者。

    如此猛烈的上升势头,实在让大家都产生不真实的感觉,挑战常识公理,令人如在梦中。

    陈洛阳看着没有回过神来的众人,微微摇头,自顾自迈步,领着圆癫,向总坛内走去。

    古神教众人顿时全都惊醒。

    大家连忙向两边退开,分出一条道路给陈洛阳。

    众人单膝跪地,齐声道:“恭迎陈教主回山。”

    “免礼。”陈洛阳随口说道,脚下不停,从人群中间空出的道路穿过。

    苦海一脉的圆癫跟在他身后,望着他的背影,眼帘垂下。

    其目光深处,隐藏着无尽波澜。

    自己刚才没有看错,这个陈洛阳,真的突破至第十七境了。

    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从第十四境,突破至第十七境。

    这般进步速度,完全超乎所有人的预料与想象。

    哪怕已经知道他同那位传说中至尊的关系,仍然让人感到意外。

    可如果要寻找其中原因,恐怕还着落在那位至尊身上。

    至尊的手段,实在不是他们可以揣度。

    而这个陈洛阳,天赋才情,也在他们预料之上,难怪得至尊如此看重。

    不过,苦海一脉如果能得到至尊明确的支持,那同西天的较量,就再无悬念。

    魔佛传承苦海一脉无边寺,在红尘界的历史,没有天河、古神教、西天、青牛观那般漫长。

    面对佛门正宗的压力,苦海一脉传承此前境况并不乐观。

    多亏魔尊唐天海主持红尘界后,苦海一脉方才得以在红尘界扎根,不用四处流离。

    他们此前自然希望能得到魔尊扶持,可惜进展有限。

    其后魔尊又闭关千年,苦海一脉想要烧香也找不到庙门。

    如今魔尊终于出关,苦海一脉当然不想放过机会。

    可惜想要达到自身诉求,仍然不是一件易事。

    凡是有可能的法子,他们都要尝试。

    而陈洛阳这位魔尊传人,则明显是一条不错的门路,先同陈洛阳交好,再借助陈洛阳帮忙搭桥。

    机会务必要把握住才是……

    圆癫这位苦海第一传人,留在古神教,名义上是为了苦海和古神教的联系,实则就是为了陈洛阳个人和其背后的魔尊。

    此刻眼见陈洛阳突破至第十七境,圆癫更坚定原有的心思。

    旁人或许会因为陈洛阳骇人的上升势头而感觉威胁,圆癫却不会。

    他身负师门使命而来,早就调整好自身心理建设。

    从一开始,他注重的就是陈洛阳同魔尊的关系。

    其他一切,都是其次。

    陈洛阳个人修为高低,只关乎他与之来往时的细节处理,根本核心不受影响。

    “我带郑池去复命。”陈洛阳言道:“大师先且住下,我面见过江前辈后,他或会召见你。”

    跟圆癫说话同时,他手一抖,皇天图展开,郑池的身影重新出现。

    重伤疲敝,又因为陈洛阳偷天换日大法元气大伤的郑池,此刻虚弱不堪,陈洛阳可以轻松制住他,让他动弹不得。

    看着被陈洛阳单手抓在半空中的郑长老,一众古神教弟子,又都齐齐一震。

    具体大战经过,总坛弟子还不清楚细节。

    不过,此刻刚刚目睹陈洛阳突破至第十七境,一年内三步眺的惊世壮举,就算大家知道陈洛阳擒拿郑池的细节,也仍然会感到震撼。

    昔年同教主江懿并称,逐鹿教主宝座的落日王,红尘界十强武圣之一,赫然被陈洛阳生擒活捉,带回总坛。

    此前,在很多人心目中,江懿将任务交给陈洛阳,陈洛阳不过是替他打前站而已。

    真正决胜负,平定郑池之乱,还是要教主江懿亲自出手才行。

    正常来说,大家有此猜测,不足为奇。

    “落日王”郑池始终是古神教内江懿之下第二高手。

    别说自有一系人马随他反叛,就是只有他一人,教内除江懿外其他强者联手,也未必能拿下他。

    可眼下结果,却让所有人愕然。

    大家一时间竟再次失声。

    唯有圆癫神色如常,双掌合十,微笑道:“客随主便,静候陈教主佳音。”

    他的声音,让大家重新回过神来。

    当即有人连忙上前,强者从陈洛阳手里结果动弹不得的郑池,跟在陈洛阳身后,前往江教主静修之地。

    慢了一步,没揽上这最好差事的人,只好退而求其次,应下陈洛阳的吩咐,领着圆癫去客房歇息。

    另有少数人等,忙着去通风报信。

    陈洛阳不以为意,当先而行。

    路上,迎面碰见一个大汉,身材高大,虎虎生威。

    虽然没打过多少交道,但陈洛阳也认得对方。

    现任朱雀殿首座,洪彪。

    之前留在神魔宫中的武圣,一个是练步一,另一个便是洪彪。

    上任朱雀殿首座陨落出缺之后,古神教便将在他们二人中择一接任。

    练步一个人实力更出众,但此前身份特殊,乃郑池传人。

    洪彪第十六境的修为境界逊色一筹,不过乃是教主江懿一系的年轻亲信。

    双方竞争,看似各有优势,存在悬念。

    但陈洛阳如今结合所见所闻,推测练步一情况远比预想中特殊。

    她彻底倒向教主江懿,不那么让人意外,可以理解为识时务者为俊杰。

    但她师父郑池对她的这一决定,态度如此淡然平和,难免让人怀疑,内里另有玄机。

    如今再回首当初朱雀殿首座之位刚刚出缺的时候,神魔宫里两个候补,洪彪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有机会。

    当然,现在说这些,已经无关紧要。

    某个角度来看,陈洛阳干掉林岩,最大受益者其实正是洪彪。

    朱雀、青龙两殿同时出缺,洪彪不用再跟练步一竞争。

    练步一直接补了青龙殿首座的缺位,而洪彪则补了朱雀殿说做的缺位。

    两个萝卜两个坑,刚刚好。

    …………结果现在连白虎殿首座也空出来,反倒是神魔宫里没有足够人才储备了。

    如今陈洛阳回头想来,练步一成为新任青龙殿首座,其实本就说明许多问题。

    诚然这是人才最大化利用的选择,但青龙殿的职司,注定他必须交给教主绝对信任的人手里。

    如果所托非人,青龙殿首座要搞动作,比朱雀殿首座方便的多。

    可到头来,却是练步一去了青龙殿,洪彪去了朱雀殿。

    洪彪对陈洛阳的观感,谈不上信服也谈不上敌视,更多是一种冷眼旁观的做派。

    但此刻见到陈洛阳臻至第十七境的修为,更生擒郑池带回,洪彪也内心震撼不已。

    他很快回过神,半转身让开道路,行了一礼:“郑池伏法,乃本教上下之幸,恭贺陈副教主得胜归来。”

    陈洛阳微微颔首致意,然后从对方旁边擦身而过。

    走了几步后,陈洛阳忽的转头,朝斜上方一片山崖上看去。

    一个身穿黑袍,外观看上去三、四十岁年纪的男子站在那里,也正面无表情看着陈洛阳。

    正是玄武殿首座,汤乙明。

    他此刻心情,比洪彪还要更加复杂。

    接到亲信回报,他就立即赶来,要亲自确认真假。

    然而不用细看,人刚到这里,汤乙明便知传言非虚。

    身处位置居高临下,但汤乙明现在却感觉自己比陈洛阳更矮一头。

    明明是俯视下方陈洛阳,感觉却仿佛是他汤乙明在仰视。--------《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