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小说 > 她是彼岸盛放的花 > 正文 三
    --------《笔下文学xbixia.com 》----------    2009年5月27日,星期,又是一个阴天。苏霓推着自行车行走在康德大学的林荫大道上,手里拿着一页白纸,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只有第一行的标题是很大的字,一眼就能看清:关于端午节假期注意事项,越过中间十几行小字,直接跳到最后一行写着:2009年5月28日至31日。又是一年端午节,以前最喜欢节日的苏霓,现在竟成了最不喜欢节日的人,不管是平时还是节日注定要一个人吃饭出门睡觉还有找工作。这几天的假期也许正好可以再去找找工作。苏霓独自推着自行车在林荫大道上越走越远,身边偶尔路过一些两结伴的男男女女,今年夏天的风有点沉闷如同这阴沉的天气

    端午的太阳总是不会迟到,带着属于初夏的温暖和明黄照亮寂静的清晨。小草的嫩芽上还残留着黎明时的露水,伴随着有些湿润的土壤散发出清新的草香,只要深深地呼吸一口这样的空气,身体里的污秽仿佛就随着吐气全都离开了身体。今天是2009年5月28号,正值端午假期的苏霓和大多数人一样依然还在床上没有睁开惺忪的睡眼,此时的阳光已经投过那扇没有玻璃而满是蜘蛛网和灰尘的窗户轻轻洒在了苏霓的脸上。也许是觉得有些刺眼了,苏霓在睡梦中不自觉揉了揉眼睛,然后渐渐醒了过来。一旁的闹钟上显示着现在是早上7点整,好像实在是太早了,整个人都还没有从昨晚的梦中回到现实来,苏霓伸了个懒腰,然后拖着满是倦意的身体机械地走向了厕所。洗漱完了之后,整个人就完全清醒过来了,那股顽固的睡意不知不觉就消失无踪了。今天,苏霓打算再去一趟市中心。

    和上次来到市中心是晚上不同,今天苏霓一早就来了,正当烈日当空,今年的初夏就仿佛以前的盛夏一般,炎热来的猝不及防。行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连空气都是燥热不安的,苏霓感觉自己的背后已经被汗水浸透,又湿又黏,牢牢地贴在皮肤上。没过多久,这种沉闷如同蒸笼的天气就教苏霓再也招架不住了,今天就应聘了两个地方,但是整个人已经跟跑了马拉松一样虚脱了。苏霓就近找了一家小店坐了坐,顺便吃了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没多久之后便骑着自行车回家了。今天又是一无所获的一天。

    回到家休息片刻之后,苏霓马上就满血复活了。可是这个房子里空空荡荡,放假待在这样的房子里实在是无聊的紧,完全没有事可做。望了望四周,苏霓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主意,要打扫一下这个房子。毕竟要住在这里,所以还是要收拾一下的。于是,苏霓挽起袖子,系上围裙,不知从哪个角落里找来了水桶、拖把、毛巾等等东西,这些东西因为很久没有人用了,所以满是灰尘。苏霓把它们先洗干净之后再用它们去打扫。

    首先是清理蜘蛛网,然后清理桌椅板凳、墙壁、窗户,最后是拖地,苏霓虽然没有太多经验但今天干的似乎还不错,默默地在心里表扬了自己一下。忙活了半天,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了,屋子里看起来已经焕然一新,没有了灰尘覆盖的家具不再全都是整齐的灰色,而是显露出了原本红木的颜色,这样看上去熟悉了很多亲切了很多,已经有点像是自己小时候住的地方了,如果再多一些鲜花、地毯、随处乱扔的衣服还有电视机还有碗碟这些等等东西,那就真的像是回到了从前想到这里,苏霓有些发愣,陷入了回忆之中。很快回过神来之后,苏霓想起还有最后一件事没有做,于是又将穿过的衣服、用过的床单、被子、枕头全都洗了一遍。今天的天气格外适合做这些事情,苏霓抱着洗好的衣物和床单走到门口去,门口杂草丛生的地上竖立着两根铁杆,连接两根铁杆的是一根晾衣绳。地上的杂草已经长到了半人高,但好在晾衣绳够高,晾着衣服不会够到杂草。于是,苏霓又搬来了凳子,一个人爬上凳子,吃力的将衣服、床单、被子一件一件晾起来。此时的阳光依然很强烈,照的让人有点睁不开眼睛,苏霓只得眯着眼睛完成这些事情。等全都晾起来之后,苏霓竟觉得自己的皮肤被太阳晒得有些微微发烫了。望着晾起来的一大片布和绿油油的杂草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苏霓觉得有些刺眼了,不由得用手挡在了额头上,好遮住一部分阳光。

    “你好,请问这是你家吗”

    正望着外面怔怔出神的苏霓突然听见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或许是因为自己太走神了,听到的时候居然感觉自己被吓了一跳,但其实这个声音很甜很温柔,一听就知道是一位高贵美丽的女士的声音。苏霓转过身去,只见一位穿着白色短袖衬衣、黑色短裙的女生,年纪似乎跟自己差不多,长长的直发一直延伸到腰际,乌黑的头发仿佛是倾泻而下的墨水。她的皮肤在黑色头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雪白,但确实是没有化妆,除了嘴上涂了一层淡淡的口红。苏霓只觉得,果然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和人一样的。但是看着她,又再看看自己,苏霓忽然觉得比起她自己有些太胖了,脸也有点太圆了,而且不够高,反正突然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是缺点。苏霓突然想起还没有回答她,于是问道:“对不起我没有听清,刚才你说什么”

    女生回答道:“请问这是你家吗”

    苏霓道:“是的,这是我家,你是谁到这里来有什么事”

    女生道:“你好,我叫舒晓兰,我是来租房子的。”

    苏霓道:“我想你是不是走错了舒小姐这里没有房子要租。”

    舒晓兰道:“不,我没有走错,我就是想租这里的房子,是一个同校同学介绍我过来的,她说你家可以拼租。对了,要怎么称呼你”

    苏霓道:“我叫苏霓。请问是哪位同学告诉你的”

    舒晓兰道:“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我是在学校里问到的。”

    听舒晓兰这么说,苏霓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不过转念一想,如果现在真的有人要租自己家的房子的话那也挺好的呀,真的租出去了的话就可以多一笔钱了,毕竟现在可以说是身无分文的状态,于是苏霓道:“要不你先进来看一下吧”说罢便作出邀请的手势,示意舒晓兰进去。苏霓心中还暗自庆幸,幸好自己刚刚打扫了房子,不然现在不知该有多尴尬。

    舒晓兰顺着苏霓的指引走了进去,到处走到处看,也没有什么问题要问苏霓,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最后顺着楼梯走上了二楼,又在二楼转了一圈之后便告诉苏霓说:“我就住这个房间吧”舒晓兰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着二楼边上的一个房间。

    苏霓有些意外,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要租这里的房子,而且还要住这个没有打扫过的房间,苏霓道:“你真的要住在这里吗同学这个小区可是已经荒废了的,只有我一个人还住在这里,听说不久之后这里就会被拆迁了,而且连一个保安都没有”

    舒晓兰似乎并不意外,道:“所以,房租可以便宜点吗”

    看着舒晓兰这么笃定,苏霓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最后叮嘱她房间要自己打扫。舒晓兰也没什么意见,苏霓说什么她都是答应的。舒晓兰说要今天晚上就搬过来住,于是就借用了一下刚才苏霓打扫房间用的清洁工具去打扫了一下房间。苏霓本以为像舒晓兰这样的女孩子是不会干杂活的,可是没想到舒晓兰干起来却得心应手,比苏霓还有经验得多的样子,很快就全部搞定了。打扫完之后可以看出,这个房间是白色的家具,跟楼下大不一样,窗户上还挂着白色的透明窗帘,随着风在室内随意飘舞着,像是一个舞者的手臂一般在挥舞着。苏霓记得,这个房间在小时候是没有人住的,爸爸妈妈说,这个房间留给过来玩的亲戚朋友住,最开始是姥姥和姥爷的房间。忙完这些之后,舒晓兰很快就把第一个月房租交给了苏霓,但是由于苏霓现在还只有一把钥匙,而且今天有些晚了可能配钥匙的师傅已经关门了,所以要等到明天才能给舒晓兰钥匙了。舒晓兰也爽快地答应了,并告诉苏霓,现在要回去拿行李过来了,请她等下帮忙开一下门。这时候,苏霓才想起看一下手表,时针已经指到了6点了,这一下午过得真是太快了,已经6点了。苏霓想着再过一会儿应该就天黑了,于是问舒晓兰需不需要自己去帮忙搬行李,舒晓兰却说自己的行李很少,住的也很近,不用帮忙。

    --------《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