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小说 > 她是彼岸盛放的花 > 正文 十一
    --------《笔下文学xbixia.com 》----------    陈雨匆匆看了一眼舒晓兰的画,似乎现在只画到了一半,各色的颜料歪歪斜斜地躺在画纸上,有些抽象,需要点想象力去理解,陈雨道:“原来你画画这么好呀晓兰。”

    舒晓兰道:“我从小就很喜欢画画。”

    陈雨道:“其实我还是第一次走到学校的这个地方,这里的风景好像很适合写生。”

    舒晓兰道:“这旁边就是油画系的教室,我几乎每天经过这里。”一边说着,一边指向了蔷薇花的方向,这个栅栏里面的教室就是油画系学生上课的地方。

    陈雨还是第一次认识学校里油画系的同学,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地方,颇有些新鲜感,陈雨道:“那你们下午还有课吗”

    舒晓兰道:“有的。”

    陈雨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于是道:“快到午饭的时间了,要不要一起去吃”

    舒晓兰回答道:“好的。”

    陈雨道:“那你稍等我一下,我去趟教务处再回来找你。”

    舒晓兰道:“好的。”

    去完教务处之后,陈雨跟朋友陆明一道去找舒晓兰,然后三人一起去吃饭。

    一行三人来到了学校里的一个叫做“印象”的餐厅。一进门耳边便传来悠扬的钢琴声,跟这里的布置颇有些搭配。这是一间有些复古的餐厅,水晶吊灯、皮革沙发、旧式拨盘电话,仿佛置身于民国时代的公馆之中,除了钢琴曲的声音,这里并没有七嘴八舌的高谈阔论,临近中午依然没有太多人光临,显得格外地安静。也许这里的老板也是一个有情怀的人。

    陈雨、陆明还有舒晓兰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陈雨和陆明并肩坐在一个沙发上,舒晓兰则独自坐在了他们对面。陆明跟陈雨一样,看上去很高,大约一米八的样子,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头发留得比陈雨长一些,留着厚厚的齐刘海。两人都属于不胖不瘦的类型,感觉有很多相似之处,似乎是两兄弟一样,但是细看的话,两人长相还是非常不一样的。陈雨看上去像清纯的不谙世事的少年,陆明看上去会稍微成熟一点、阳光一点。

    初次见面,陆明开口道:“你好,我叫陆明,是陈雨的发小,别看我两差不多大,但其实我比他靠谱多了。”一边戏谑地说着一边伸出右手。

    舒晓兰也伸出手去,象征性地握了下手,道:“你好,我叫舒晓兰,油画系大三的学生。”正当舒晓兰说完,服务员便拿着菜单走了过来,示意三个人要点菜了。

    陈雨和陆明都让舒晓兰先点,舒晓兰却推脱道:“你们点吧,我随便吃点就可以了。”一边说着一边把菜单推给陈雨。

    舒晓兰确实吃的挺少的,之前在苏霓家做客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舒晓兰吃饭的时候也如同平常一样斯文,让人联想到古代的美女吃饭的情景。匆匆点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菜之后,三个人便开始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虽然舒晓兰确实不是一个话太多的人,但是陆明却好像非常会找话题,永远不会冷场,偶尔会开一些小玩笑,让气氛很轻松。由于客人比较少,所以没过多久,菜就全都上齐了,有蒜蓉粉丝虾、砂锅鱼头、南瓜汤圆、大阪烧、香煎茄盒、焗烤番茄浓汤、黑椒牛肉生菜卷、椰汁咖喱鸡这些,陆明主动帮大家盛饭,倒果汁,然后才开始自己吃起来。虽然之前陈雨和陆明就已经来吃过这家餐厅了,但是今天陆明还是忍不住道:“你们快吃呗我觉得这里的菜特别好吃,算是彭州最好吃的餐厅之一了。”

    陈雨道:“我也觉得,虽然这里不如晓兰你做的好吃,但是还是不错的了。”

    陆明有些惊讶,道:“原来你还会做菜呀晓兰”

    舒晓兰只是在吃菜并没有回答,反而是陈雨回答道:“当然啦,晓兰做的菜是大厨级别的。”

    陆明道:“哇你知道吗你现在在我心里已经升级成了女神级别了晓兰。”

    陈雨道:“你够了,快吃吧你。”

    彭州城早上阴沉沉的天气,到了黄昏时分已经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了。阴暗的云层将天空劳劳地裹住,透不出一丝温暖的阳光,整个天地忽然之间黯然失色,远处的山是淡淡的灰色,近处的楼是有些灰蒙蒙的白色。呼号着的大风刮过树梢,刮过旗帜,刮走地上的纸屑,刮过还没来得及关上的窗户,发出嘶吼一般的声响,似乎在提醒着你,大雨马上就要来了。

    苏霓正坐在自习教室靠窗的位置上,转过头看了一眼窗外,这大雨来临前的晦暗天气,连窗户缝隙里钻进来的风都有一丝雨水的气息。于是,苏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教室门口按下了电灯开关,一瞬间,温暖的暖色调光线充满了教室的每个角落。此时的自习教室,只有苏霓一个人,其他人都早早地离开了。苏霓回到座位上,从抽屉里拿出自己黑色的书包,将桌上散落的书本、钢笔、铅笔都一并塞了进去,然后便拎着书包走出了自习教室。今天苏霓没有带伞,因为天气预报并没有说今天晚上会下雨,彭州的天气到了初夏时节,还真的是有些变化无常。苏霓来到了楼底下梧桐树旁,这里停靠了一辆辆自行车,她总能一眼辨认出自己的那辆,有些旧有些复古的样式,一看就有些不同的那辆。苏霓熟练地骑了上去,双手紧紧握住把手,飞快地穿梭在康德大学的校园里。

    今天跟以往颇有些不同,一路行驶过来,竟没有看见一个行人,苏霓瞥了一眼手表,现在刚好5点半,不算很晚。一路上,偶尔会有大风把树叶席卷而起,轻轻碰到发梢,碰到额头,然后又忽地坠落,落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声响。骑着单车行驶了一会儿,忽地驶过一座陌生的破旧的大楼,楼下参差错落地种着五六棵槐树,树干粗壮得需要两人合抱才能抱住,似乎已经种了很多年了。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花香,苏霓也说不上来是哪种花香,只是淡淡的,一阵阵地传来,似有若无。苏霓心中不由地冒出些许好奇之情,骑着单车的速度不知不觉地慢了下来,最后停了下来。苏霓从单车上下来,站在这幢大楼面前,仔细端详着。这幢大楼的外墙是水泥色的,已经沾染了许多污渍了,仿佛是一位年迈的老人脸上的许多老年斑,随意地点缀着。这幢楼的样式就像是以前流行的一种建筑,鸳鸯楼,而今已经没有人会修建这种大楼了。苏霓抬起头,楼上整齐排列的一排排窗户仿佛一个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安静庄严地、高高在上地俯视着每个人。

    苏霓缓缓踏出步子,向着这幢楼的大门挪动。这幢楼的大门安静地伫立在三层高的水泥阶梯上,是一扇木门,门的大小只是普通民居的一扇门那么大,跟整幢楼的体积极不相称。这扇门是虚掩着的,苏霓只是轻轻伸出手试探了一下便将其推开了,伴随着一阵嘶哑、悠长额“嘎吱”声,久久地回荡在耳边。

    推开门之后,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些折线一般整齐排列的楼梯,从一楼开始将左右两幢大楼连接在一起,仿佛针线一般将之串连起来。远远望去,那些楼梯的扶手已经锈迹斑斑,有着那种独属于铁锈的颜色。现如今,在彭州市里已经很难见到这种建筑了,苏霓只记得自己只在一些电影里看见过。苏霓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发现整幢大楼冷清地可怕,仿佛只有自己一个人置身其间似的,抬起头四处张望,没有一个人影,也没有除自己的脚步声之外的任何声音。苏霓不禁有些好奇:学校里的这幢大楼是用来干嘛的呢

    一楼的各个房间门都是紧紧关着的,试着用力也无法推开。所有的门都是木纹的颜色,并且上面都有一些污渍,看起来像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上面的门把手和门锁有着些许锈迹,而且似乎还有很多灰尘沾染在上面,这里应该许久没有人来打扫了才会这样。这些门看起来都像是教室门,唯一跟平时看见的教室门不同的只是似乎缺少了那么一点生气的样子,好像永远都不会打开,不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都发生过什么。。

    走着走着,苏霓来到了楼梯口,抬头望去,水泥的灰色阶梯重复地排列着延伸向上,像是数学老师上课在黑板上画的几何图形,每一根线条都恰到好处,正好构成一个和谐的图像。苏霓伸出右腿,小心翼翼地往台阶上踏出一步,确定了它是结实的,不会一踩上去就塌陷掉。这时候忽然刮来一阵大风,一瞬间,苏霓飘舞起来的头发扑打在脸上,它们互相缠绕着成功地遮挡住了视线。这时候,苏霓却听见一声东西落地又在地上打滚的声音,不禁低头往地上看,只见脚边随着大风吹过便滚过来一只像是铅笔的笔,在碰到鞋子的时候就蓦地停了下来。这种铅笔,苏霓在小学之后就再也没有用过了,因为现在大家都在用自动铅笔,免去了削铅笔的麻烦,除非是需要画素描之类的东西才会用到。苏霓仅仅只是看了一眼,没有过多的注意便继续沿着楼梯往上走去。二楼、三楼、四楼,等走到四楼与五楼之间的楼梯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隐隐约约的歌声,是一种轻柔婉转的少女歌声,并没有唱任何歌词,只是哼唱着旋律:咪哆发哆嗦唻唻啦嗦咪嗦哆唻西唻咪唻哆发

    --------《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