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穿越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正文 第1121章 喷射状
    --------《笔下文学xbixia.com 》----------“哥哥……”

    扑啦啦!

    绿毛从身前飞过,接着就是花花疯狂的在追赶,最后才是跑的脸蛋红彤彤的果果。

    沈安站在边上,皱眉道:“又要做什么?”

    果果推着个出自于舍慧之手的婴儿车,车里的芋头在叫嚷着:“姑姑快跑……”

    果果一松手,婴儿车滑溜的过来了。沈安伸脚拦截,缓冲了一下,芋头看着他,然后开始仰头望天。

    “这孩子怎么回事?”

    沈安觉得儿子现在有些傻乎乎的。

    “芋头,芋头。”

    芋头缓缓看着自家老爹,看着傻乎乎的。

    “我的儿啊!怎么变傻了呢?”

    沈安有些心痛,但觉得孩子还小,以后会变聪明的。

    果果跑过来问道:“哥哥,咱们家是不是没钱了?”

    “有啊!”沈安抱起芋头颠了颠,芋头大爷依旧呆傻如故。

    “昨日我出门买东西,遇到有人说什么……说要和咱们家同归于尽什么的,说是让咱们家也变穷……哥哥。”

    果果仰头说道:“我存了好些钱……能养活你们。”

    沈安的心瞬间就被暖化了,他摸摸妹妹的头顶,说道:“那是哄你的。”

    黄家的布庄生意完蛋了,每日的开销不小,黄立坐立不安……

    他想求和,可沈安花费了那么多钱来开布庄,不是一个求和就能关门的。而宫中的采买更是没法随意变更。

    这便是赶尽杀绝。

    黄立的说客被沈安赶了出去,他只有找人去和果果说话,传递消息。

    “同归于尽啊!”

    那多半是用官场手段。

    沈安笑了笑,他现在就能出手弄黄家,但还需等等,等包拯那边理顺了大捷之后的关系,然后在抽空一起出手。

    随后果然,各种奏疏进宫,话里话外都在说着黄立的委屈,以及沈安的跋扈。

    这些大多是权贵,他们联合起来的力量不小。

    政事堂里,包拯冷哼一声,丢下奏疏,说道:“这些都是居心叵测之辈,官家那边怎么说?”

    来人摇头,韩琦起身道:“走吧,进去看看。”

    宰辅进宫,官家必须要见。

    “何事?”

    赵曙看着有些怒火,包拯说道:“陛下,有人弹劾沈安跋扈,说他仗势欺人……”

    “黄立?”赵曙看来也接到了奏疏。

    “是,他们说此人诚恳,忠心耿耿,若是遭此劫难,那便是不公……”

    “这是威胁!”赵曙冷冷的道:“什么公不公的?宫中的钱粮也有数,他的价钱贵了,朕为何还要采买?至于外面的生意,那是各自的本事,没出息难道要让朕去帮他挣钱?”

    官家很刻薄啊!

    韩琦说道:“陛下,那黄立臣也知道,好像和许多权贵搅合在了一起。”

    “那是搅混水,坑蒙拐骗!”

    官家发火了,而且越发的刻薄了。

    曾公亮劝道:“陛下,权贵们……影响不小啊!小不忍则乱大谋,此事……”

    帝王就是新政的核心,可不能沾染因果。特别是这些权贵,他们别的本事没有,搞破坏的能力一等一的强。

    当年范仲淹的新政反对者中,权贵们的影子若隐若现,而且出力不少。

    现在要是赵曙和权贵们翻脸,那代价可不小。

    “此事朕不管了。”

    赵曙很憋屈的当了甩手掌柜。

    稍后大家回到政事堂,包拯说道:“让老夫来吧。”

    韩琦点头,随后不少权贵被召集了来。

    这事儿犯忌讳,会被人弹劾是谋反,可宫中的官家压根没吭气,大家都知道这是有事。

    包拯一出现,权贵们都纷纷抬头,冷冰冰的看着他。

    “你等闲着没事就帮黄立出头,甚至不惜逼迫官家,本事不小。”

    这是先扣帽子,老包的套路挺多的。

    权贵们只是冷笑,觉得这个罪名和自己不搭干。

    咱们只是路见不平而已,哔哔个啥。

    包拯凝视着他们,良久问道:“不后悔?”

    没人有反应。

    冷风吹过,包拯眼中杀机四溢。

    “包相,有人送来的书信。”

    一个小吏递上书信,包拯打开看了,有些皱眉,犹豫再三后说道:“你等好自为之。”

    嘁!

    权贵们出去后,有人笑道:“还以为包拯要威胁一番,谁知道却是虎头蛇尾。”

    “咱们什么都没干,别说是他,就算是官家也无可奈何!”

    “走,喝酒去!咱们再商议一番,好歹要让那沈安倒霉才是。”

    “就是,他在京城嚣张多年了,每年挣的钱让人眼红,却不知道分润些好处,这样的人,早就该死了!”

    “走走走!”

    有人把他们的话传给了宰辅们。

    韩琦很不满的道:“老夫还没用劲呢,你怎么就把他们给放走了?”

    老韩看来是准备威胁一番,可包拯却摇头道:“沈安来了书信,说是此事他自有分寸。”

    “他有什么分寸?”韩琦没好气的道:“他分明是怕带累了你。”

    包拯的眼中有些忧色,不过嘴硬的道:“年轻人总是要吃吃亏嘛,再说有老夫看着,那些人若是过分了,老夫自然会让他们好看。”

    韩琦冷笑着,觉得老包就喜欢装,这样很不好,不和谐。

    “担心就担心。”

    “老夫不担心。”

    “那你抖什么?”

    “老夫何曾抖?”

    包拯很淡定。

    “诸位相公,沈安去了皇城司。”

    操蛋的小崽子啊!

    包拯嗖的一下就冲了出去,韩琦大笑道:“这就是你的不担心?哈哈哈哈!”

    沈安一路进了皇城司,找到了张八年。

    他大大咧咧的坐下,伸手要茶水,然后说道:“张都知可有兴趣换个消息吗?”

    没人会主动来皇城司,就像是后世没人会主动去监狱一样。

    可沈安来好几次了,而且每次都很是淡定。

    就像是专门来这里喝茶的。

    张八年点头,有人去泡茶。

    “什么消息?”

    “闻先生的消息,要不要?”

    张八年霍然起身,眼中鬼火幽幽,目光闪烁了几下,说道:“你想要什么?”

    沈安矜持了一下,张八年冷笑道:“闻先生上次被果果一把火烧坏了,就算是不死也成了丑八怪,这个功劳一直没给果果算,因为某不想吓到她……”

    呃!老张这般讲究吗?

    “你要消息尽可来问,用闻先生的消息来换,这便是市侩……”

    张八年的不屑几乎实质化了,沈安觉得自己很失算,就干笑道;“那要不……不换了?”

    你既然愿意白给消息,那哥当然想省省。

    “为何不换?”张八年冷冷的道:“你都说出口了,为何不换。”

    你个不要脸的老东西!

    沈安从未见过这等不要脸的张八年,气得够呛。

    张八年见他吃瘪,心中不禁一阵舒爽。

    这大宋能让沈安吃瘪的也就是包拯吧,今日某倒是占先了。

    “那我妹妹的功劳可还在?”

    张八年的脸瞬间更白了。

    那是他奚落沈安的话,但果果的功劳哪里会由皇城司来算。

    可沈安分明就是认真了。

    尼玛!

    这是自己挖坑埋自己啊!

    他艰难的点点头,沈安忍笑说道:“闻先生就在汴梁边上的一个村子里……”

    “某就知道他还是不死心!”张八年阴森森的道:“他这是想寻机刺杀官家,他在哪?”

    “某要消息。”沈安无耻的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某答应了。”张八年迫不及待的想去弄死闻先生。

    “消息。”沈安却很坚定的维持着伸手的姿势。

    操蛋!

    张八年暗骂一句,“什么消息?”

    “某要几个权贵的消息,越黑的越好!”

    ……

    等包拯赶到皇城司时,皇城司大门打开,张八年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了出来,而沈安就在边上。

    “这是要动手吗?”

    包拯拎着笏板走上前,张八年见他杀气腾腾的,不禁满头黑线。

    “包公,无事,无事。”

    沈安赶紧在他暴怒之前拦住,张八年颔首道:“你倒是有分寸。”

    沈安随口道:“某只是担心包公打不过你罢了。”

    瞬间张八年脸上全黑了。

    合着能打得过就放包拯过来吗?

    “那闻小种若是在呢?”

    他觉得这个世间能看上眼的人不多,沈安算是半个,所以带着些希望的问了这个问题。

    “闻小种在?那就一起打喽。”

    张八年凝视了他一眼,包拯见他没事,心情大好,于是难得和内侍和颜悦色的说道:“他是不气死人不罢休,你且去吧。”

    是了,沈安这货就是这种性子。

    张八年带着人远去,包拯问道:“你找张八年作甚?”

    沈安挠头道:“某找他说说话……哎哟!”

    包拯一巴掌拍的他抱头鼠窜,然后喝道:“再不说实话,回头就绑着丢政事堂大门口风干。”

    边上的官吏在偷笑,有人想到沈安被老包绑着吊在政事堂门口的场景,不禁笑喷了。

    沈安委屈的道:“张八年有痔疮,他委托某找药。”

    “果真?”包拯觉得不大可信。

    沈安为了增加可信度,言辞凿凿的道:“内侍多患痔疮,您知道陈忠珩吧?”

    包拯点头。

    “他的痔疮可厉害了,一拉马桶里全是血,还是喷射……就是某治好的。”

    如今还在饱受痔疮之苦的陈忠珩泪流满面。

    “滚!”

    包拯被他说的恶心,觉得晚饭都省了。

    ……

    第四更送上,晚安!--------《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