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xbixia.com 》----------神勇军中,都指挥使苗年坐在大门里面一点,愁容满面的看着死气沉沉的营地。

    从得知了朝中准备取消神勇军的番号开始,营中的将士们就开始鼓噪起来。可才开始鼓噪,有人就说当初就是大家不冷静,被叛逆蛊惑着出去,这才有了今日,于是营地里就成这模样。

    死气沉沉!

    他觉得自己也是死气沉沉的一个倒霉蛋。

    在当今官家继位之后,神勇军的将领们都被换了个遍,他就是从别的地方调过来的。本来调过来时他以为自己会有用武之地,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取消军号之后他能去哪里?弄不好连他都在解甲归田的行列里。

    这日子没发过了呀!

    他只觉得浑身的郁气没地方消散,就起身拎住椅子,直接砸了出去。

    这里是营房大门里一点的围墙后,椅子飞出去之后,就听到一声低喝:“保护官家!”

    呯!

    椅子被砸了回来,不过却散架了,在空中就变成了零散状态。

    呃!

    官家?

    苗年心中一个咯噔,然后冷笑道:“神勇军倒霉透顶了,官家哪里会来这里?赶出去!”

    守门的军士回头,面色苍白:“军主……是富相。”

    他不认识赵曙,但却认识富弼。

    “你这个瞎子!”

    苗年觉得军士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就过去准备踹他一脚。

    “官家和宰辅们此刻哪有功夫来这里?你这个瞎子……你在羞辱某吗?”

    他一脚踹去,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男子负手站在左边,身边众星拱月般的站着一群老头……

    卧槽!

    他急忙收了脚,转身过来,瞬间就认出了这群人。

    “见过……”苗年的腿在打颤,刚想行礼,就被喝住了。

    “住口!”韩琦冷冷的道:“不得泄露我等来此的消息。还有,开门!”

    “开门!”苗年下意识的喊道,接着醒悟过来,亲自过去打开大门,侧身迎接。

    “找几间静室。”

    说话的人是沈安,他目光转动,指着出现的几个军士说道:“看好他们,不许去传话。”

    这个处置极为妥当,赵曙微微点头,说道:“你如今处事也渐渐稳重,长进不。”

    “臣总不能白拿了俸禄不是。”

    沈安一句话就噎住了宰辅们,合着你不白拿,我们就白拿了?

    苗年把自己议事的地方贡献了出来,随后沈安吩咐道:“叫些普通的军士来,就带到隔壁。”

    稍后十余人被带到了隔壁,沈安问道:“官家,让谁去问话?”

    赵曙看了一眼众人,说道:“陈忠珩他们不认识,你去。”

    陈忠珩先前被沈安坑了一把,差点被打死,此刻又得了这个苦差事,顿时觉得自己今日的运气不好之极,回头得去庙里烧几柱香。

    “你就问他们若是被派去和西夏人交战,他们可愿去,可惧怕吗,还有忠心……”

    沈安把需要提的问题说出来,赵曙和宰辅们听到都微微点头。

    叛逆是不会为国效命的。

    陈忠珩过去了,君臣在大堂里静静的等待着。

    韩琦看了赵曙一眼,知道官家来此不是心血来潮,更不是为了神勇军。

    他来此的目的只是想知道军中的将士们在想些什么,对大宋,对他可忠心吗。

    这是帝王的思维模式,概莫能外。

    “……若是让你去西北,和西夏人交战,可怕吗?”

    “怕。”

    第一个军士的回答让人失望,赵曙看看沈安,微微摇头,觉得神勇军真的是彻底烂透了。

    “兄弟们都怕,可有临阵的兄弟说过,再多的害怕在列阵之后都消失了。”

    “为何?”

    “因为那是敌人。”

    那个声音带着些激动,“敌人会杀戮,我们若是畏惧,就会被他们杀戮,随后城池陷落,那些百姓……人的父母家人也会被那些敌人斩杀……或是沦为奴隶。想到这个,人就没法怕,只能鼓起勇气去杀敌……而且,军中有句话,叫做你不杀敌,敌人就会杀你。躲不得,躲了就是自寻死路,躲的人死得最快。”

    此刻的大宋军队还有些传统在,再过几十年,那真是文恬武嬉了。军队完全成了摆设,什么传统……鱼肉军士才是传统。那时候的军士哪还会管什么城池陷落,我先跑了再说。

    所以一国之衰弱,必定是从精神和文化开始。

    赵曙微微点头,韩琦等人也是如此,觉得这话极为朴素,却是至理。

    “换个人来。”

    里面一阵动静,随后换了个军士。

    “若是让你去西北杀敌,和西夏人交战,可怕吗?”

    “怕!”

    “……”

    “那……忠心呢?”

    “忠心?什么忠心?”

    赵曙面带怒色,韩琦捧捧肚子,微不可查的叹息一声。

    连忠心都不知道,是该解散了。

    “就是……对陛下的忠心。”

    “这个人知道的。”

    那个声音多了些鲜活,“以前上面的将领老说对官家要忠心耿耿,人都记住了。只是记住是记住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喷血!

    赵曙的面色多了可疑的红,看模样分明就是恼怒。

    连这个都不知道,这得多蠢啊!

    “后来人……上次听闻军侯说,他说忠心对每个人都不同,农户努力种地,不偷税就是忠心。商人好好经商,沟通南北,按时交税就是忠心……咱们武人的忠心就是平时努力操练,听从指挥。若是战时就奋勇杀敌……如此就是我们的忠心……”

    里面沉寂了下去。

    赵曙的眼睛很亮,他的嘴角微微翘起,指指里面。

    富弼心领神会的准备过去,可韩琦却用和他那庞大的体型不相符的敏捷抢先一步。

    卧槽你个老韩琦,这是武人的事,老夫是枢密使,此事正该是老夫的管辖范围,你抢……抢个屁啊!

    富弼气坏了,他看了赵曙一眼,可赵曙此刻只想知道那些话是谁说的。

    能说出这番话的将领,值得重用啊!

    “老夫韩琦。”

    “人……人……见过相公。”

    “老夫问你,那军侯是谁?”

    “人……是万商。”

    “把万商叫来。”

    “不错啊!”

    赵曙心情愉悦的道:“我想着神勇军大概都废掉了,没想到竟然还有忠义之士,那些军士淳朴,却不乏血勇,不错。”

    富弼说道:“官家,大宋开国百年,从祖宗开始,皇室施恩于天下多年。百姓们虽然不懂大道理,可忠义却是知道的。”

    “是啊!”欧阳修赞道:“那番话说的极好,农人种地、商人经商、武人奋勇杀敌就是忠心……官家,这些人大多没读过书,若是说得晦涩他们怕是不懂,还是这等话管用,简单易懂。臣以为能说出这番话的那位军侯可大用。”

    赵曙点头。

    曾公亮笑道:“此人定然是专心于军中之事,所以才知道军士们的心思。以至于弄出了这番话来解释忠心。臣以为此人应当读过书,弄不好颇有些文采。”

    “是啊!”赵曙感慨的道:“十室之邑,必有忠信,这话我以前知道,但却觉得不大可能。今日听到这位武侯的话,我信了。”

    他感慨万千,偏头见沈安站在那里发呆,就说道:“你为大郎说话是忠信,如今你耗费心思让我知道了这些将士的心思,我知道该如何处置了。”

    这话是夸赞。

    欧阳修干咳一声,说道:“臣当时只想着大王的话有些不妥,却没仔细琢磨,今日被这么一说,臣也知道自己错了。还有,臣该在早些时候和大王好生的说说,说不准大王就是这般想的。”

    赵顼当时的处境沈安能想得到,大抵是君臣都赞同解散神勇军,取消军号。他就这么孤独而倔强的站了出来,一人对抗满朝君臣,却不肯退后半步。

    这样的皇储如何?

    赵曙很满意,宰辅们如今满意的不能再满意。

    可当初你们为何要站在他的对面?

    如今赵曙反悔,宰辅们就坐蜡了。

    朕让你等好生辅佐教导皇子,可你们辅佐到哪去了?弄半天皇子是对的,你们是错的,丢人不?

    丢人啊!

    所以欧阳修才要放马后炮来遮羞。

    赵曙笑道:“人孰无过?若非是沈安今日演示了一番人心,我也是迷糊的。先前那军侯的一番话更是让我知道了将士们在想些什么,今日没白来。”

    作为一国之君,他想知道武人的心思,可却没办法去获取他们的想法。

    今日沈安只是用几个问题就问出了将士们的心思,让他恍然大悟。

    “原来将士们的想法很简单,杀敌,保国,仅此而已。”赵曙摇头道:“那些学究总是要把这些弄复杂了,在诗词文章里彰显出来。可谁看?将士们看吗?他们不看。他们只知道不杀敌,敌人就会杀自己。”

    “官家所言甚是。”说到诗词文章,欧阳修就忍不住想发表看法:“臣以为此后的军令当简洁,让将士们一听就懂,那等锦绣文章还是自家关门去享受吧。”

    “哈哈哈哈!”

    众人不禁大笑起来。

    “下官万商,见过韩相。”

    这时隔壁传来了声音,众人急忙噤声,含笑听着。

    “农户努力种地……咱们武人的忠心就是平时努力操练,听从指挥。若是战时就奋勇杀敌……如此就是我们的忠心。这番话可是你说的?”

    “是……不是。”

    “嗯?老夫问你话,竟然敢说谎吗?”

    韩琦可不是善茬,当年在西北领军时手腕极为强硬,处置一个都虞侯对他来说只是一句话的事而已。

    “下官不敢,人不敢……”万商显然被吓坏了。

    “别吓坏了他!”赵曙显然极为欣赏这位万商,竟然破例出声。

    隔壁静了一瞬,君臣等候着……

    “下官是听沈待诏说的……”--------《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