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 正文 第1242章 有没有爱上我?
    --------《笔下文学xbixia.com 》----------    项上聿开心地笑了,“那你有没有爱上我?”

    “先去处理事情吧。”穆婉拒绝回答。

    项上聿牵住了她的手。

    外面的车子已经准备好了。

    这边去皇宫大约半个小时这样。

    路上的时候,穆婉收到了白雅的短信,“我到了,来了很多人,项问天也在,华冠林也在,你们小心。”

    “嗯,我们一会也到了。”穆婉回道。

    他们进皇宫的时候被检查的特别严格,不仅武器没收了,换了车,连手机也被没收了,还检查了身上有没有带监控。

    穆婉看向项上聿,“比以前更严格了,手机都不让带。”

    项上聿勾起嘴角,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别怕。”

    “我不怕。”穆婉回道。

    他们坐上了皇宫内部的车,到了大厅。

    一进入大厅里面,就听到兰宁夫人喝道:“项上聿,你认不认罪!”

    项上聿瞟向兰宁夫人,轻飘飘地说道:“什么事情,一来就问我认不认罪?”

    “你还敢狡辩,殷明都招认了,说是你指使的。”兰宁夫人厉声道,“把他给抓起来。”

    一群侍卫从里面跑出来,目标是项上聿。

    项上聿扫向那些侍卫,“勾起了嘴角。”

    穆婉拦在项上聿的前面,对着侍卫厉声道:“还没有定罪,你们是要跟着兰宁夫人谋反吗?”

    侍卫一听,被穆婉威慑住了,面面相觑着,没有敢动手。

    “就凭他的一面之词,你就说是我指使的?如果他被你收买了呢?”项上聿笑着问兰宁夫人道。

    “殷明是你母亲娘家的人,谁能收买的了他?!!!”兰宁夫人厉声道。

    项上聿幽幽地看向兰宁夫人,“你也知道他是我娘家的人,如果我要杀死皇后,我肯定会收买你的人,活着华家的人,我用我的人,你当我是智障。”

    “你不要狡辩,你就是让别人这么想,所以故意用自己的人。”

    “兰宁夫人。”穆婉插断兰宁夫人的话,“不是请了人过来吗?白雅还没有调查呢,你就先妄下定论,你那么急干嘛,先宰后揍?再说了,皇后和我感情很好,项上聿有什么杀她的必要。”

    穆婉的视线看向华锦荣,“皇上,你说是吧?我觉得现在搞得这里做主的人是兰宁夫人一样,那些她喊的来人是皇宫的侍卫吧?皇上,您说一句公正的话。”

    “皇上,要为皇后做主啊,皇后死的不明不白。”兰宁夫人说道。

    “你也知道皇后死的不明不白啊,既然是不明不白,随便诬陷人就不好了。”穆婉扫向兰宁夫人。

    “我这是诬陷人吗,是你们在狡辩,人证物证都有。”兰宁夫人说道。

    “既然人证物证都有,你又着什么急,等调查下来,人证物证是特意为止,还是真实存在,就一清二楚了。”穆婉沉着道。

    “皇上。”白雅走向前,“我觉得安宁夫人说的很对,不管是什么罪名,也要等详细调查之后,才能定论。”

    “那就现在审吧。”兰宁夫人说道,“把殷明带上来。”

    华子娴忍不住了,上前,拉着华锦荣的手,“父皇。”

    华锦荣看向华子娴,压低声音道:“你上来干什么,回去,这不是你待的地方。”

    “为什么不是公主待的地方?死的是公主的母后,是公主最亲的亲人,公主有权在这里听审核,听到真相。”穆婉说道。

    “就是,父皇,我想听。”华子娴紧紧攥着华锦荣的手,眼中和手中,都有气恼和委屈。

    华锦荣也不想为这件事情吵,“那你听着吧。”

    殷明被压了上来。

    他低着头,脸上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被压着跪在了地上,还是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

    白雅走到殷明的面前,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死皇后?”

    殷明小心翼翼地看向项上聿,对上项尚聿深邃的眼神,“是,项将军指使的。”

    说完,殷明立马低下了头,紧握着拳头,整个人都瑟瑟发抖着,眉头也紧拧了起来。

    “他为什么要杀皇后?”穆婉问道。

    “我不知道,他不会跟我说的,我只是按照他的命令做事。”殷明说道。

    白雅拧起了眉头,看向项上聿,“你为什么要杀皇后?”

    “是啊,我为什么要杀皇后?还是用我的亲戚,我有什么理由?”项上聿微笑着问道,睨向殷明,“表哥,表嫂和你儿子去哪里了?”

    殷明恐慌,看向项上聿,“他们,出去,出去旅游了。”

    “去哪里旅游了?”项上聿问道。

    殷明看向兰宁夫人,“去日本。”

    “报的团,还是自己去的?”项上聿继续追问道。

    “自,自己。”殷明吞吞吐吐道,低下头,呼吸很不平稳,斗的更加厉害了,冷汗直冒。

    白雅一眼就明白了。

    “自己?我可没有查到出境日本的记录。”项上聿勾起嘴角说道。

    “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可能他们没有去,他们是这么对我说的。”殷明烦躁地说道。

    “所以,他们是被绑架了,用来威胁你做伪装,对吧?”白雅问道。

    “不,不是。”殷明都快哭出来了,摇着头,整个人都在奔溃边缘,内疚,自责,恐惧,担心,害怕,很多负面情绪强大的压着他。

    “他的情绪很不稳,在旁边先休息一会吧,传第二个人吧。”白雅说道。

    兰宁夫人恶狠狠地盯着殷明,“传楚源。”

    殷明什么都没有说,但是看他那个样子,华子娴心里很清楚了,凶狠地扫向兰宁夫人。

    她的母后,就是被兰宁夫人杀死,用来陷害项上聿的。

    “父皇,你清楚的。”华子娴压低声音对着华锦荣说道。

    华锦荣呆呆地看着殷明,没有什么反应。

    “不要逼我恨你。”华子娴放狠话,怨恨地瞪着华锦荣。

    华锦荣身体怔了一下,看向华子娴。

    “你连我也不要了吗?”华子娴红着眼睛说道,“我跟你说了那么多话,你是入魔了吗,不是爱我疼爱的父皇了吗?”

    华锦荣握住了华子娴的手,紧了紧。

    “父皇,我头晕,送我回去下,可以吗?”华子娴故意大声说道。

    华锦荣点了点头,扶着华子娴出去……

    --------《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