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五百四十五章幕后大佬熙云伯!
    --------《笔下文学xbixia.com 》----------第五百四十五章幕后大佬熙云伯!

    听闻四国联军欲重整旗鼓,讨伐熙国,殿中熙国大臣议论纷纷,引发了一波不的骚动。

    好在有离城危机在前,这会熙国大臣并没有太过慌乱,大有视四国联军如等闲的架势。

    秃头龙咧笑道,一脸不屑:“如今我们熙国主力尽数退回熙都,即便四国再次联手,也无妨,看他敢不敢打到熙都来,凤皇大人可不是吃素的。”

    二长老微微颔首,不过很快又有些担忧:“嗯,我们熙国自保足以,只怕四国联军拿离城下手,强占离城,然后胁迫我们交出墨伯、山远伯,到时候我们该不该交出墨?”

    孙沐月接话道:“此事得要从长计议,墨伯、山远伯是一个好筹码,运用的好,不仅离城保得住,还能从墨国、山远国捞得天价赎金,也许空手捞得两座城池也不在话下。”

    百里荒:“国相说的是,不过其中关键在于鬼灾,若是鬼灾泛滥,楚国、出云国自顾不暇,那所谓的四国联军讨伐我熙国也就不存在了,到时候墨国、山远国世子无路可走,只能与我们议和,到时候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熙国高层议论纷纷,很快就有了基调——按兵不动,见机行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不变应外变。

    同时密切关注南荒鬼灾,鬼灾泛滥,则熙国有利,随机应变。

    对于部下的议论,姚云基本持肯定认同的态度,熙国大臣们将时局看的很透彻,一针见血。

    姚云比起熙国的其他人,心中更加淡定想,胸有成竹。

    其他人还会担忧四国联军席卷重来,然而他却一点都不担心。

    有两个点,其他人都不知道,唯有他心里门清。

    第一,出云国不足为虑。

    那夜姚云派出五品顶级精锐之师阴兵阴将截杀灵鹤羽卫,虽没能一口吃下灵鹤羽卫,让其施展某种神物神通遁走,不过却是实打实将其重创。

    据弱水鬼帝的所报,灵鹤羽卫普通甲士阵亡二千余人,一二品炼气士将士百余人,三品以上高阶炼气士阵亡二十七人,其余逃走的七千余人各个带伤,实力大跌。

    以出云国的国力,虽然很快就能为灵鹤羽卫补齐实力,不过战力、士气统统都会下滑。

    最为重要的是,灵鹤羽卫心气打没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自己国家有一支恐怖的鬼物五品精锐之师肆虐,后院起火,自顾不暇,出云国哪有空管墨国、山云国的破事。

    若是熙国主力仍在离城,以出云伯的魄力,说不定还会铤而走险,为覆灭熙国拼了,可是眼下熙国主力龟缩熙都,四国联军只能压迫,不能真正动手,出云伯没有冒险的动机。

    第二,鬼灾是可以人为操控的。

    这一场席卷半个南荒的大鬼灾,其推动的幕后黑手不是其他人,正是姚云。

    根治南荒鬼灾,姚云短时间内办不到,不过若是他想要某个地方的鬼灾加剧,那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需要放出声,说是在楚国疆域的的确确发现了鬼魂石矿,空冥鬼蜮立马沸腾一片,当天夜里,楚国大地上将会到处都是鬼物大军。

    听说楚国有民百万,为国中之雄,一方之伯,可是等鬼魂石矿消息传开,恐怕楚国将会沦为鬼物比人多的鬼国。

    总而言之,姚云并不看好四国联军卷土重来,大兵压境的一幕发生了第一次,姚云不会让他发生第二次。

    结束了商议后,姚云颇有兴致地召来了俘虏墨伯、山远伯。

    没过多久,两国国君在甲士的看押之下,前来觐见姚云。

    作为阶下囚,败军之将,两国国君一脸落寞,与旁边挺胸膛口,器宇轩昂的甲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正应了那句话,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墨伯、山远伯身穿素色囚服,手链脚铐,神情木然地缓缓走来,脚步不快,每走一步都会发出铁链碰撞声、摩擦声。

    “见过熙伯!”

    “放肆,见到我家大王还不跪下!”

    身旁的甲士见两人不跪,立即怒斥。

    墨伯、山远伯闻言,麻木平静的脸上羞怒难当,一股强烈的耻辱感让席卷两位国君全身,连身子都不禁发颤了。

    姚云饶有兴趣地瞥了一眼,心中大为畅快,不过他没有继续羞怒两位国君的意思,没有必要。

    “好了,勿要无礼,好不快快给两位国君解下桎梏。来人,上酒席,莫要怠慢了两位国君!”

    墨伯、山远伯是五品炼气士,寻常手链脚链并没有什么作用,眼前的桎梏纯粹是摆设。

    事实上,墨伯、山远伯修为早就被封了,若没有五品炼气士为其解封,二人靠着肉身气血之力,寻常低阶炼气士都不一定打得过。

    看押的甲士也没白这一点,并不担忧大王的安全,当即没有犹豫就为两位国君解开桎梏。

    没多久,侍者呈来丰盛的酒宴,美味佳肴,珍果佳酿,目不暇接。

    两位国君纷纷落座,脸色也有了几分好转。

    说来两人此刻已经饥肠辘辘,不过国风度作祟,骄傲的他们没有动口,只是一脸复杂地望着姚云。

    曾经何时,他们曾把酒言欢,转眼之间,他们却沦为阶下囚,颜面扫地。

    姚云此刻心情同样复杂,举起杯中美酒,道:“墨伯、山远伯,孤备好美酒美食,二位可不要辜负孤的好意。”

    “多谢熙伯。”两位国君颇为惶恐,连忙举起酒盏,心赔罪,随后尴尬地笑笑,一口饮尽。

    姚云颇为满意两位国君的态度,之前二人几次三番挑衅他,他念在曾经的情分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里也是憋着气。

    这会看见两人心奉承,诚惶诚恐,他心中也是唏嘘不已,都是你们自找的,何必呢!

    姚云口喝茶,不动声色道:“墨伯、山远国,你们家的世子如今正欲联合楚国、出云国,兴兵讨伐,逼迫我熙国交出二位,不知你们有何感想。”

    墨伯、山远伯面色一变,冷汗直流。

    “孽障,熙伯,我儿年轻不懂事,还请熙伯勿怪,孤愿去信,让孽子悬崖勒马”

    “熙伯,我山远国无意与熙国为敌了,还请熙伯明见,孤亦愿意去信,您放心,山远国中,孤还是能拿主意的。”

    第一时间,两位国君纷纷表态。

    姚云颔首:“嗯~还是两位国君看的明白,那也好,你们回信吧,好好劝劝他们,楚国、出云国靠不住,我们三国的事,由我们三国谈,该割地割地,该赔款赔款”--------《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