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修真小说 > 九天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天人之资
    --------《笔下文学xbixia.com 》----------    这个北域修士,难道……不知道怕的吗?”

    听得青云间如此推崇方贵,这些尊府血脉听起来,自然有些不舒服,只是到了这时候,就连他们也不好再说些什么赌气的话了,实在是两者之间,差距太过明显了。

    他们这些人,平时也是被人誉为天骄的,乃是尊府小辈里面的佼佼者,便是北域的神道筑基,他们也不放在哪里,可在这时候,他们面对着这整整一城的魔灵,实在是显得有些无能为力了,那魔灵之汹涌,直让人心里发寒,他们也确实已经无力脱围出去。

    虽然刚才方贵问时,他们嘴上说的很有骨气,但到底怕没怕,心里还能没数?

    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方贵却惊动了诸人,他面对那无穷的魔灵,没有像自己这些人一般露出分毫的惧意,甚至还借着一身玄法与魔山异宝之力,将这周围无穷的魔灵浪潮撕开了一个口子,两相比较之下,无论是实力还是胆魄,那都实在不是自己这些人能比的了!

    所以,就算青云间说的话,让他们心里有些许不舒服,但那不服气的劲儿,却也不敢表露出来,白天默望着此时在半空之中横冲直撞的方贵,叹惜着将手里的剑重重插在了地上。

    “还跟他比什么?”

    他有些垂头丧气的道:“差得太远,越比越丢脸!”

    周围人闻言,心里都是同样的感觉,既无奈,又满是好奇……

    “你们觉得……”

    但也在此时,青云间忽然苦笑了起来,道:“此时的方君,尽全力了吗?”

    “什么?”

    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难以置信的看向了青云间。

    这时候方贵的表现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青云间却觉得他还没有尽全力?

    “从这时候看,方君起码已经参透了三道玄法了……”

    青云间抬头看向了半空之中的方贵,脸色显得有些无奈,但也隐隐期待,道:“那座魔山,分明便是一道山法显化,而那道太乙金气,更是从白天君之前说过的太乙金剑诀里化出来的,而除此之外,他运转灵息之时,周身显化一道长河虚影,似是太液真水诀……”

    说着摇了摇头,道:“寻常人可以修炼并参悟一道两道的玄法,便已极难了,但方君这时候却已显露了三道玄法,可关键是,我不知道方君一共参悟了多少玄法,但起码之前有一柄东来宗的祖师佩剑,是我亲手交给他的,这便说明,他还曾试着参悟过某道木脉玄法,再加上,不久之前,他还曾经托我帮他寻常火脉资源,似乎对火法也有涉猎……”

    “金木水火土……”

    惟宗新闻言顿时大吃了一惊,低喝道:“这不可能,谁能参悟五行之法?”

    青云间沉默了一会,才道:“方君的悟性天资,早就闻名西方神殿了……”

    惟宗新道:“这无关悟性之事,便是他悟性再好,可以悟透再多玄法,但他毕竟不是神道筑基,又不是我们尊府血脉,便是悟透了,也修炼不成,那超出了他的极限……”

    “究竟成没成,我也不知道……”

    青云间摇了摇头,低声叹道:“但你们看,这时的方君,像是已经达到了极限了么?”

    众人皆是心下惊愕,抬头看时,便见这时候的方贵仍在半空之中冲杀,他独自面对那一群一群向着自己冲了过来的魔灵,居然没有分毫的惧意,反而像是发了大财一般……

    事实上也确实是发了大财……

    这时候的方贵,面对着那无穷无尽的魔灵,简直不知道有多开心,而且他自从修行至今,也罕有像此时一般可以甘醇畅淋漓的大战一场过,一只一只的魔灵斩杀,一道一道的玄法施展了出来,倒让他渐渐有了种得手应手的感觉,诸般法门施展出来愈发熟练了……

    前方足有十几只魔灵冲了过来,方贵想也不想,便随手抬起魔山掷了过去,那魔山抬在方贵手里,轻飘飘的,似乎没有重量,但一落了下去,却是重比千钧,连周围的虚空都被它扭曲,不知有多少躲闪不及的魔灵,便直接被这一座魔山给砸成了黑色的莲花。

    只不过,任是魔山再灵活,也总有魔灵可以冲到近前,但方贵却也丝毫不惧,周围太乙金气灵回纵横,便不知将多少欺近了身来的魔灵随手间斩成了两半,坠地为黑莲。

    而除此之外,他还手持魔宝,无论是那一颗火龙珠,还是青皮葫芦,都信手拈来,虚空里两道火龙时时乍现,映亮一片虚空,那周围的魔灵,便都成片成片的击飞了出去,攻势之猛,便是再多的魔灵冲到了身前,都毫无抵挡之力,而最关键的,居然是在这等强度的消耗之下,他那法力便如无穷无尽一般,强猛攻势从头至尾,没有显露出丝毫疲态。

    那宛若黑夜一般浓重的包围圈,居然硬生生被他一个人撕的七零八落。

    下面的青云间等人,都已看得沉默了。

    白天默憋了好长时间,才忽然道:“他确实没有再施展别的玄法……”

    青云间无奈的苦笑:“那是因为这些魔灵还不至于逼得他施展别的玄法吧?”

    一下子气氛又沉默了。

    他们心里确实好奇,想看看方贵是不是真像青云间说的那般,还隐藏了实力,可关键在于,这时候方贵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足以应付眼前的场面了,不需要倾尽全力啊……

    “别跟他比了,会失了道心的……”

    玄崖玉忽然无奈的开口笑了笑,道:“不论如何,咱们也得承认,咱们尊府血脉,也不是真的无敌于天下啊,这些北域修士里面,其实也确实会诞生一些奇才的……”

    这话说的让这些北域修士心里,都觉得有些压抑。

    更甚至是,有人面上居然露出了些不甘之色,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了。

    一开始,他们还觉得就算方贵作为北域修士,天资再高,但自己有尊府血脉加持,也不会比他差了,可到了这时,却不得不承认,哪怕自己有尊府血脉,也是不如的……

    “呵,他就算是强,也只是比我们强些,难道还能强过四大天骄去?”

    惟宗新憋了半晌,忽然冷笑了一声,道:“尊府血脉,怎么可能会不如北域修士?”

    其他人也皆沉默了起来。

    感受着这场间的气氛变化,青云间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哈哈,我们只顾着说话,难道连出杀斩魔的胆量都没有了吗?”

    他忽然笑了起来,反手拔剑出鞘,笑道:“再不出手,这满城功劳,可都被人抢啦!”

    周围众人听了,也皆反应了过来:“不错,再不出手,就让人看扁啦!”

    说着话时,他们倒也豪气渐涨,纷纷出手,杀向了半空之中。

    之前他们被那无尽的魔灵困住,在周围皆是邪息涌动的情况下,实在是道心失守,陷入恐慌之中,不过在这时,眼见得那魔灵的层层围堵,居然被方贵一个人杀了几次对穿,他们心里,也顿时生起了一种魔灵不过如此的感觉,那种恐慌之意,倒是渐渐消褪了。

    这时候再出手,胆魄既增,威力也回来了,立时便又占得了上风。

    一时间,道道神光冲向了半空,再度与那成群成片的魔灵杀在了一起,上面有方贵一个人将魔灵打得溃不成军,他们便也没有再被包围起来,各领一队,向着一个方向冲杀,这种情况下,魔灵再多,也不够他们钉瓣,也不过是小半个时辰左右,战势便接近了尾声。

    眼见得周围魔灵星星两两,已然不成气候了,他们到了这时,才算松了口气。

    “此前我估计这城里有千只魔灵,怕是算得太少了……”

    惟宗新转头看了周围一眼,只见这满城之中,皆是黑莲绽放,倒成了一片异景。

    一边暗叹,他一边取出了卷轴,打算将这些莲花封印起来。

    “别动!”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两声娇喝同时响起,把惟宗新吓了一跳,转头看时,便见白天家的那对姐妹正手持卷轴走了过来,抬手一划,道:“这一片莲花,都是方君的!”

    “他杀的应该没有那么多吧?”

    惟宗新整个人都愣了一下,却不敢对白天家的人发火,只好满面无奈的道。

    “你连命都是方君救的,还要论这些?”

    白天樱瞪了惟宗新一眼,道:“反正方君托付给了我们,总要替他把事办好!”

    惟宗新一时心里憋得慌,但面对着白天家姐妹的强势,只能捏鼻子认了。

    “这一战之后,方君必然名动尊府,怕是拦也拦不住了吧?”

    不远处的青云间,也刚刚斩杀了自己面前的最后一只魔灵,远远的倒是看到了白天家姐妹与惟宗新的对话,顿时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只是笑声之中,他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忽然有些担忧,便抬起了头来,四下里瞧瞧,寻摸着方贵的身影,想和他说些什么。

    找了半天,才终于在那城中裂隙旁发现了方贵的身影,青云间飞身掠了过去,便见这时候的方贵正蹲在那裂隙旁边一动不动,旁边便是一只气息可怖的魔灵,正是之前自己见过的最为可怖的那一只,周围黑气滚滚,十分可怖,他顿时吃了一惊,急忙赶了过去。

    不过还没赶到,便听到了方贵凶狠的声音:“你不是能生吗?那多生几只让我砍!”

    定睛一看,才见方贵正双眼放光,把剑驾在了那魔灵的脖子上,向着那看起来老实巴交的魔灵一脸凶狠的威胁着:“你要是不肯生,我这一剑可就砍下去了啊……”

    --------《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