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小说 > 娇宠农门小医妃 > 正文 番外小记 第065章
    --------《笔下文学xbixia.com 》----------番外小记 第065章

    江鸿轩清了清嗓子,对库瓦迪?卡纳斯道:“路海城主,洪武国的皇上问你,怎么这么晚了还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

    库瓦迪?卡纳斯恍然大悟,眼底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当即再次对着德宣帝行了行礼,道:“路海常年与洪武国的海事局有合作关系,也很喜欢你们洪武国。知道你们在这,就立即前来拜访。”

    原本还端着架子的德宣帝,听到他提起海事局,顿时面色一沉,道:“朕听闻你每年到年底就会与魏家结账一次,用金子结算,可有此事?”

    这可是魏家吞了他国库的银子,他必须弄清楚,也好在走之前,把这些金子结算给他,最后也好让太子光明正大的收拾了魏家。

    库瓦迪?卡纳斯听到魏家,也知道说的是谁,当即点头:“是的,这是合作之前拟定条约里写的。洪武国的商人运到这边的东西,按照所带过来的货物全款的七成,换成货物给他们。剩下的三成就是按金子结算,等到十月,会有人过来结算一次。”

    德宣帝一听,直接怒了。

    三成,一艘船就三成,海事局那么多船,那么多商人。每年一艘船来回几次,这次次都被扣下三成,那到年底结算得有多少银子?

    魏家可真是好大的胃口,也不怕噎死!

    楚玺墨听到路海城主这话,就知道这下德宣帝得气坏,说不好还会直接将怒气撒到人家城主身上,当即他抬手装作不经意地拍了拍德宣帝的手,要他注意场合。

    既然这城主如此光明正大的将这事说出来,那便说明,人家这边问心无愧,只不过是魏家人暗中搞鬼就是。

    就算他要生气,那也针对魏家人去,没道理在这撒野。且眼前的人,也不是他能撒野的对象。

    现在人家一知道他们在这,就寻过来了,可见是有诚意的。

    德宣帝面色铁青,正待发怒,猛然被楚玺墨这么一拍,瞬间也反应了过来。

    只见他暗中深呼吸了几口气后,这才露出一抹牵强地笑容,道:“魏家那边每年拿得金子,都未给到商人那。这事朕此前不知道,既然此番朕已经到了这,又已知晓,那之前的合约得作废,应该重新拟过。”

    库瓦迪?卡纳斯闻言却是有些顾虑,眼底同时也带着疑惑:“合同要重新拟过没问题,那阁下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还有魏家那……”

    虽然库瓦迪?卡纳斯早已认定眼前的人是真的洪武国的君王,但也仅仅是认定了而已,眼前的人并没有拿出东西来证实他的身份。

    德宣帝也知道这次自己出来,也没有张扬,人家城主能够找过来,并没有保持怀疑的态度,那已经是很好的了。

    现在应他提出要重新拟定合作条件,人家要求确认身份,也是在正常不过。

    想到这,他从袖兜中掏出自己的私印和锦帕。

    他现在用的帕子是纯白色的,是这次跟着出来的绣娘在船上做的,如今刚好用来盖章。

    等到他在锦帕上盖上他的私印递过去后,就见库瓦迪?卡纳斯将帕子张开细细看了起来。

    半晌后,库瓦迪?卡纳斯将帕子递回给德宣帝,再次行了个表示歉意的礼,这才道:“合同可以重新拟定,但魏家那边,需要洪武国君王你们自己解决。”

    “这是自然,不会叫你为难。往后洪武国和沧溟王国的商贸往来,都会按照新合约来进行。不过现在已经三月,从去年十月后到现在的各商船剩余的三成应该换成的金子,还得要你在新合约签订之前结算清才行。”

    德宣帝面不改色的说出这句话时,天知道他此刻心跳如鼓。

    一两金子等于二十两白银,就不知道这次能够结算多少金子。

    算来也是他这次出来的对,不然就没有这白捡的金子。

    也不知道原来魏家背着他,私下偷偷囤积了不少的金子。

    “可以,这个我都有记录,随时可以结算清楚。这合约,不知道是你这边写还是?”

    楚玺墨看他们已经谈到这,就接过话题道:“合约我们可以拟,不过我们也不愿改太多,损害到你们的利益。路海城主不妨将先前的合约拿出来,待我们细细看过,需要改的地方,我们更改下,在那基础上重新拟定一份,你看如何?”

    德宣帝和库瓦迪?卡纳斯一听楚玺墨这话,都明白大楚有意在这生意上掺和一脚。

    于德宣帝而言,大楚和这沧溟王国做生意也没什么,反正洪武国贩卖的都是大楚所缺少的。而大楚有的,除了矿外,其他洪武国多数也有。

    目前这个沧溟王国看来,好像并不缺少矿,这大楚想与他们做生意,于洪武国并没有损害。

    就不知道,大楚最后会拿什么东西到这沧溟王国来卖了。

    库瓦迪?卡纳斯也是听出了楚玺墨的话外之音,他在确认过德宣帝的身份后,都已经不用确定楚玺墨和颜诗情的身份,就知道这两位是那个叫大楚的皇家贵族。

    先前他和叫江鸿轩阁下谈话中,感觉的出来,这个大楚似乎有些神秘。

    他那话里话外的意思,玻璃镜是大楚出来的,还有之前这客栈的掌柜还说有胭脂水粉,那是女性用的。

    就不知道那些东西,和他们沧溟王国女人用的有什么区别,效果好不好。

    要是可行,他觉得和大楚做这块的生意倒也不错。

    “好,明日我让人将之前的合约送过来。等你们拟好新合约,可以随时来城主府找我。另外……”

    库瓦迪?卡纳斯说着,目光视线转向颜诗情,之后又落在她的脸上道:“不知道路海在重新与你们签订合约之前,可是有荣幸,从你们这购买一份胭脂水粉和玻璃镜?”

    德宣帝听到这话,眼眸一缩,视线也看向颜诗情。

    这路海城主提出的两样,其实都是他洪武国暖香阁所出的。只是这暖香阁是颜诗情的,而她又是大楚人。

    这真要合作起来,得归类为大楚的产业,和他们洪武国没关系。

    看来,他得寻个时间和颜诗情商量一下这些事。就他所知的,她所做的这些,大部分都是从花中提取的。

    大楚干旱,树少,花更少。她这块主要是在洪武国做的,那能不能分他一杯羹?

    如今他可算是看出来了,暖香阁做出来的东西,不仅在洪武国好卖,就连这沧溟王国也一样。

    对了,他们这还没算上香水。这要是加上香水的,怕是卖得比洪武国还要来得好。

    就在德宣帝心心念念想从颜诗情这边分一杯羹时,江鸿轩闻言就直接做主应了下来:“没问题!不过货物现在不在这,等回头签订合约前,你可以随时过来购买。”

    对江鸿轩来说,反正暖香阁是挂在江府的名下的。现在有这个机会,诗情妹妹肯定不会轻易放过。

    库瓦迪?卡纳斯得到回复,很是心满意足。

    他是想最好今日就能将东西带回去,但是也知道,这不可能。

    横竖他在客栈掌柜那看到过玻璃镜,确实比他们沧溟王国卖的镜子要清洗很多。

    有这些东西的话,他就不愁卖不出去,且还能是以高价的形式。

    这场会晤的时间不长,前后加起来差不多也就半个时辰。

    等到库瓦迪?卡纳斯回去后,德宣帝脸上才重新扬起笑意,心下美滋滋的,在算自己这次到底能够拿到多少金子。

    这些,他并不打算给洪武国海事局的那些商人。

    于他而言,这些都是他凭本事从路海城主那边拿来的,凭什么给出去?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替那些商人争取利益,让他们往后多赚一些就是。

    这么一来,国库的税定然也会跟着增多,回头国库只有少部分是太子的,其余一样还是他的。

    这就意味,他的钱会越来越多。他和海事局的那些商人,可以说是双赢。

    至于魏家,可以去死了。吞了他多少金子,在死之前,都得给他如数吐出来才行!

    德宣帝心满意足的回木屋了,对他来说,这新合约怎么拟定这事,那是楚玺墨的事。

    他洪武国的那份,回头只要稍稍改几个字,再盖章的时候,盖上他的私印就行。

    不必他操心的事,他为什么要给自己找不自在?他现在只要坐着数数钱就好,其他自然会有人操办。

    德宣帝这一走,大厅中这次只剩下楚玺墨夫妻和江鸿轩这三个人。

    就连暗中的影卫,都换成了他们的人。

    江鸿轩好像这时才回过神来一样,对着楚玺墨道:“六爷,这次是我大意了。我大楚才和洪武国商业刚刚互通往来,做这块的生意的人也不是很多。这猛然间和沧溟王国签订合约的话,那回头没人往这边跑,又或者觉得跑一趟赚不了什么钱而不愿意……”

    他说到这,又尴尬地说了句:“毕竟洪武国的物资丰富,我大楚实在不知道该拿些什么的东西出来卖。总不可能是各种矿什么吧?而刚才那路海大人说的玻璃镜和胭脂水粉,其实都是在洪武国做的。”--------《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