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xbixia.com 》----------    “婶子,我想找你帮我问问看,村里谁家的菜多,我想找她买些菜。”

    颜诗情自己没有地,现在家里的菜多数都是村民们送的。

    马上家里要开始盖房子,她也不能只出银子,其他都甩手不管。

    幼花一听颜诗情要买菜,有些不赞同道:“你买菜做什么,想要吃什么,婶子家的菜园里,你只管去拔。”

    “这可不成我这也不是只为了自己吃才买,主要还是过几天家里要盖房。就算到时候村民们不在家里吃,那我也得准备些点心什么的。”

    颜诗情说到这,就看向阮洋:“对了叔,村民们来盖房的事,之前说好是不包饭的话一天十文,包一顿一天八文,不知道他们是选哪个”

    阮洋知道她这是打算备食物,便道:“大伙儿都说回家吃,横竖就是家里多做一口的事,没得给你添麻烦。”

    颜诗情一听是回家吃,心下真是松了一口气。

    这要是在她家吃的话,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她自己厨艺不行,总靠阮老太撑着也不是事,毕竟她的年岁也大了。

    再则说,这阮家坑的用水有限制,即便她要盖房,会多允她一些,可终究比起顿顿做大量饭菜而言,也是杯水车薪。

    他们都回去吃自家的话,她家一天只要做顿下午的点心,那还好些。

    无非就是一些米面糕点甜水之类的

    幼花听颜诗情说这些,就道:“现在地里的菜无非就那几样,村里家家户户都有,也不值什么钱。你若是要的话,那回头我问问。”

    “好,那就麻烦婶子了对了婶子,你和安生说一下,祠堂那边弄好之后,问问他这边还有多少药材,缺点什么,我好回头去镇上置办一些。”

    “好”等颜诗情走后,幼花看向自己的男人,忍不住唠叨道:“昨天早上村里还有人因为出银子,心头不痛快,说什么都是看在咱家的份上才出的银子。还说从来没哪个村这样,这颜诗情有咱们家当靠山,真是赚

    大发了。眼下看看,赚得到底是谁”阮洋瞪她一眼:“总有那么几个眼皮子浅的,你与他们一般计较做什么凭着诗情丫头的本事,我们村不去帮衬,不去请,有的是人帮衬,是人请。立女户这事,摊到各家各户才多少银子可我们得到的是

    什么且不说,她在这,咱们村民去看病有多方便,就那盖房的事,等那房子盖下来,一家又岂是只赚四五十文”幼花被自家男人瞪了一眼,心头有些不爽快道:“你瞪我做什么,我难道是那等眼皮子浅的不说别的,就冲着诗情丫头肯一天抽一个时辰教村里孩子们习字,就不止值这个银钱。他们杨家村的人眼瞎,可

    不是我们都眼瞎。好了,不和你说,我得帮忙问问谁家有多余的菜卖去。”

    阮洋忙将她拉住,道:“我去敲下钟,让村民们都找祠堂那集中,咱们这事一块说,省的一家家跑”

    “好”

    阮家坑的钟就在古井边上的大树下,这里是村中心,平时村民们都喜欢来这里坐一坐。

    这一日,多年不用的钟被敲响了,原本在地里劳作的村民一个个抬头看向村子,随即三三两两地往祠堂方向而去。

    两刻钟后,阮家坑的村民在祠堂门口聚集,就连颜诗情和阮老太也都到了。

    阮洋挨个扫了一眼,见没有哪家人落下后,这才把颜诗情和阮老太请了上去,道:“今天叫大家过来呢,是有几件事要说,都是与大伙儿自己相关的。”

    有急性子的村民,在阮洋说完后,就迫不及待道:“村长,到底是何事,你直接说吧”

    “对啊,别卖关子了,不会是又要服徭役吧”

    以往村民们服徭役,都是在冬月到腊月这段时间,今年不会这么早吧

    阮洋看村民说徭役后,当场有些人变了脸色,忙道:“不是徭役的事,是好事,与颜诗情颜神医有关的事”

    当下有些眼皮子浅的妇人,在听到不是服徭役后,先是松了一口气,紧接着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道:“能有什么好事,不会是又要我们花银子吧”

    幼花听到这话,脸直接黑了,还不等她训话,就听到那妇人身旁的婆婆道:“闭嘴,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让大力马上送你回娘家”

    妇人闻言,双眸一蹬,随即脖子一缩,面上却是不甘不愿道:“我知道了”阮洋见状摇摇头,道:“今天要说的只有四件事,一,这天估摸还有雨,大家抓紧时间把手头上的活儿做完,回头好给诗情丫头盖房。二,诗情丫头答应有空余时,每天抽出一个时辰教孩子们念书。三,你

    们谁家有菜要卖的,来我这边登记下。四,这祠堂我打算清理出来,一半作为孩子们念书之地,一半给诗情丫头做医馆,你们以为如何”

    阮洋的话一说完,在场的村民都炸开了锅,各个脸上喜不自禁道:“我们没意见,都听村长你的安排”

    “这下太好了,我家狗娃以后也会识字,再也不用担心会出去会被人骗了。”

    “咱们村也有医馆,以后再也不用担心要往外跑了。”

    “村长,这束脩怎么算”

    “村长,我家有菜,是谁要吗,如果是颜神医家要,那就不卖,我送。每天要多少,我送多少”

    阮洋一直没想过束脩这事,现在有人提出,他下意识地看向颜诗情:“诗情丫头,这束脩怎么算”颜诗情本可以自己做决定的,但看了一眼身旁的阮老太,觉得这种小事还是与她说一声,免得回头她多想,便拉着她悄声道:“奶奶,这束脩你看如何收咱们家不差那点钱,可我不想最后变成升米恩斗米

    仇。”阮老太本想叫她不收的,横竖这也不是多费时间的事,可在听到升米恩斗米仇的事后,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雪芝,又想起以前骆府的那些事,就道:“乡里乡亲也没什么银钱,你看看能不能让他们以工抵钱或者用物抵钱。”

    --------《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