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小说 > 明朝大贪官 > 正文 第十五章 她神经病啊!
    --------《笔下文学xbixia.com 》----------沈秀儿刚想争辩,何瑾却已一伸手,道:“别说什么救命之恩,你早已报答过了。而且,那种有碍名节的恩情,你巴不得跟我老死不相往来呢。”

    沈秀儿脸色不由慎重了许多,虽然知道何瑾很厉害,但没想到他这么见微知著,不由又一笑道:“那月儿闹着要来,我跟着也不行吗?”

    “月儿是仆,你是主,她闹着要来,你最多放她一个人来就行了。”何瑾嘿嘿一笑,道:“这个借口,更没一点技术含量。”

    沈秀儿顿时气馁,不甘心道:“那你说,我来找你是为了何事?”

    何瑾一愣,还真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

    思索了半天后,他忽然摸着自己那张不难看的小脸儿,狐疑道:“莫非,你是看上了我?”

    可怜的沈家大小姐,最终没保持住淑女的本色,气得俏颜涨红,一拍桌子喝道:“何瑾,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什么癞蛤蟆,吃什么天鹅肉?......你们两个孩子,怎么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话音刚落,崔氏便提着铜壶进来了,看两人剑拨弩张的气势,不由奇怪问道。

    沈秀儿当即心中发慌,便想告辞离去。

    却不料,何瑾轻松随意地一摆手,言道:“娘,我们没吵架。在说刘不同和汪卯明那两人,当初还想娶娘为妻,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看,沈小姐甚为同意,气得都咬牙切齿呢......”

    沈秀儿一听这话,直接都愣了:何瑾你也太......机智了吧,这谎话竟张口就来?

    而崔氏的表现,就更让沈秀儿开眼了。

    只见她闻言不由一怒,放下铜壶、抄起笤帚疙瘩就开始揍何瑾:“臭小子,老娘当年的事儿,也是你能胡乱调侃的?!”

    揍了几笤帚后,崔氏又交代何瑾道:“你在这里好生陪沈小姐聊些爱听的,我带月儿上街买些干果零食来。这家里来个人,都没像样的东西招待......”

    说着,不顾一脸目瞪口呆的月儿,崔氏拉着她便离去了。而且,看那脚步还很是轻快,心情也极为愉悦......

    “你,你们母子平时相处,难道就是这幅模样?”

    沈秀儿都惊呆了,神情跟当初的陈铭一个样儿:她怎么都没想到,智计不凡的何瑾,在家竟这般可怜......

    何瑾却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甚至还有些感悟般言道:“嗯,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怪异阶段。或许,以后这模式会有所改变,不过目前看来,大概就是这个样儿了。”

    说罢,他又一抬头,贼笑兮兮地言道:“看来,你是轻易不想说来找我所为何事了。既然如此,那我可要跟你说点正事儿了......”

    “你能有何事?”沈秀儿彻底懵了,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一进来后,话语权一直被何瑾主导着。

    “合作赚钱啊!至少,先给我怀里的二百两银票儿,找个能花出去的由头儿。”

    一提起自己的话题,何瑾立时就显得有些激动兴奋,接着又问道:“沈家生意做得挺大的吧?......牙行、酒楼、食贸、绸缎、南北通货,应有尽有是不是?”

    沈秀儿条件反射地一哆嗦,警惕地问道:“你又想要金华火腿?”

    何瑾顿时一脸郁闷,没想到上次把妹子都给刺激成这样了,赶紧摆手道:“要啥金华火腿!这次,我是给你们沈家送钱来了。手上有个好项目,不知你沈大小姐有没有兴趣?”

    “什么项目?”

    “火炕!”

    说起这个,何瑾真是满心的激动:明朝中叶是小冰河期。如今这才刚刚入冬,便已下了两场小雪,寒气刺骨。

    而火炕这事物,对于北方人来说,简直就是过冬的利器。就算现代社会的山区农村,火炕依旧普遍存在。

    何瑾前世不是泥瓦匠,但打小儿生活在农村,他对这事物很是熟悉,基本原理也是知道的。

    可以说,这小冰河期和火炕,外加他何瑾,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事实上,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几次夜间冻醒瑟瑟发抖,就动过盘火炕的念头。可无奈家里老娘管教甚严,刚一开口就换来了顿竹笋炒肉。

    现在沈秀儿主动登门儿,简直就是老天在给机会!

    老娘会质疑自己异想天开,却总不能连沈秀儿也一起揍吧?

    而一旦做成了这事儿,他一来过冬有了温暖,二来怀里的银票,也有了正大光明的来源。

    最重要的是,沈家生意颇大。有了这样的合作对象,以后脑子里的东西,就能化成源源不断的财富!

    而这一刻,沈秀儿还没跟得上何瑾的逻辑,一副不知东西南北的状态,愣愣言道:“火炕?......那不是皇室工匠才会的不传手艺,你是如何知晓的?”

    “也不对......你这分明是有求于我。那为何我刚来时,你还那么谨慎多疑、咄咄逼人?”

    何瑾却一摆手,避重就轻道:“你无事来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当然要防着你点。”

    “可一码归一码,我也的确有求于你。既然你不肯说自己的事儿,那我自然要提我的事儿喽。”

    “至于火炕的手艺,你就别瞎操心了。事实上,这也不是什么皇室工匠独有的手艺,而是东北......呃,是辽东和胶东地区百姓,早就发明出来的东西。”

    何瑾眉头蹙了一下,懒得再解释火炕的历史,干脆摆手蛮横道:“反正,我保证懂火炕的手艺,还能让我们两家发上一笔小财。你就直说,有没有兴趣吧?”

    沈秀儿毕竟商贾之女,有着商人逐利的敏锐嗅觉。

    见何瑾如此信誓旦旦,她一时不由泛起了兴趣,也不计较何瑾出口无礼,道:“口说无凭,你总得拿出让小女子信服的事实来。”

    何瑾这就笑得更欢畅了:“要不,你先找人给我盘个?区区几个泥瓦匠,外加些青砖土坯,沈大小姐自不会放在眼里吧?”

    沈秀儿明眸眨动,总觉得今天的事儿很怪:明明是自己来找何瑾联络交情,好方便日后利用的。怎么被气了一阵阵后,反倒有种自投罗网的感觉?

    然而,财富的诱惑终究无法令她抵挡。盘算了一番后,她便点了点头:“好,那我便信你一回。”

    “嗯,那你去找两个泥瓦匠来。记住,要能保守秘密的。”

    说着,何瑾环顾自己屋里的土塌床,庆幸家穷没买得起木床,又道:“这土塌能拆下一些土坯,再来五十块土坯就差不多了。还有青砖,差不多一百块就行了......对了,有毛竹的话,也弄一根回来。”

    话一入耳,沈秀儿拳头又忍不住攥了起来:上次你就把我当买金华火腿的小厮,这次就直接让我去买土坯了是吧?

    我堂堂磁州首富的沈家大小姐,给你搬土坯搬砖,像话吗?

    故而,沈秀儿不由冷笑,道:“毛竹那是南方的事物,大冬天在彰德府找毛竹,真是亏你想得出来!”

    可何瑾却似乎没听出她话中的讥讽,而是拍着脑袋道:“没毛竹啊,可火炕总得有个烟囱吧?......哎呀,我真是骑驴找驴,磁州这地界儿找什么毛竹啊,你直接弄个粗瓷烧制的中空大管子就行。”

    磁州之所以名为磁州,就是因为此地因盛产瓷器,在隋开皇十年而设。到了宋朝时期,磁州窑系的成就,已不在汝、官、哥、定、钧等著名官窑之下。

    后虽经金、元时期的连年征战,中原地区遭受相当严重的破坏。但好在明鼎定一统后,磁州窑场又兴盛起来,与南方江西的景德镇相映成辉。

    相比起毛竹来,粗瓷烧制的管子无论在耐烧性和价钱上,都有着很大的优势。用来当烟囱,最合适不过了。

    可问题是,何瑾根本不知道,重点根本不在于烟囱。

    于是,沈秀儿又一次炸了,气得忍不住跺脚,指着何瑾娇叱道:“好,何瑾,你给我等着!”

    “嗯,快去快回哈......时候不早了,下午盘不好炕,晚上我就没地方睡了。”可怜的何瑾,直到这会儿也没意识自己哪里不对。

    沈秀儿当即气得满胸的愤怒不知该如何发泄,狠狠推了何瑾一个大马趴后,才气哼哼地走出了沈家院门儿。

    而何瑾一头雾水地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沈秀儿愤怒扭动的娇臀曲线,忍不住来了一句:“这女的,她神经病啊......”--------《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