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正文 第874章 试探,鹰信
    --------《笔下文学xbixia.com 》----------    于是一行人低调去了落星湖,落星湖还在军队驻扎保护范围内,一般不会有什么麻烦。
    这天朗气清的,避开了那些人,上闻泠韫心情也好上不少。
    “不过这兽瓶山看着还真是壮观啊。”
    秦鱼钓鱼了得,更厉害的是烤鱼跟炖鱼汤,其实秦鱼不是一个精通厨艺的人,一来没兴趣,而来没天赋,但如果她真心要在这方面下功夫讨好人,那效果还是很变态的——过目不忘啥都学的她其实背下了好几本各个世界副本的美食总编,随便抽出几页现学现用也是成果喜人,把身边的丫鬟跟护卫吃得眼睛发绿。
    上闻泠韫吃着鱼,神色淡淡的。
    “不好吃吗?”
    “一般。”
    上闻泠韫说。
    秦鱼哦了一声,转过脸表情有些古怪。
    因为黄金壁刚刚通知她,上闻泠韫对她的好感度又上升了5。
    这黑莲花真不是一般的矫情啊。
    不过秦鱼算了算,这好吃的鱼可以涨好感度,那山里跟草原上的野味...
    她都想让护卫去弄点野味过来练练手了。
    没准就能补全剩下的5。
    大起就有大落,就在秦鱼以为自己距离刷满好感就差一只野鸡的时候。
    有人来了。
    浩浩荡荡。
    皇后是没派人来,她亲自来了。
    出乎秦鱼跟上闻泠韫意料。
    ——————————
    “好香的味道,把我都引过来了。”
    洛瑟今日换了一身红装,薄纱质感,细节又不失国后的华美,艳丽如雪国盛开的玫瑰,那是极端的艳,绝丽的妖。
    上闻泠韫微微皱眉,起身行礼。
    “免礼,看到上闻小姐无碍,本宫就放心了,料想是这位黄妈妈手艺了得,是么?”
    洛瑟漫不经心看向秦鱼,秦鱼也只能过来行礼。
    这人眼神不带探究,很随意似的,秦鱼也看不出来这人是不是看穿她了,但莫名其妙盯上她,总不会因为昨晚吧?
    她自问就那点事儿,不至于让洛瑟揪着不放,除非对方看穿她是易容的,或者...偶然?
    还真是偶然的。
    上闻泠韫很快就知道洛瑟没有追踪她,而是她刚好要去落星湖对面的落马坡看那些女眷们玩弄琴棋书画。
    “什么琴棋书画,不过是因为落马坡是陛下他们从兽瓶山中逐鹿而下必经之路而已,本宫早已看透了她们。”
    上闻泠韫垂眸,“娘娘是一国之后,自不需要如此。”
    洛瑟却一笑,眼眸艳色像是把牡丹玫瑰曼陀罗等花色碾碎了淬汁滴液似的,艳艳夺目。
    总觉得她那双眸子似要落下让人心醉的泪来,因此得时刻盯着瞧着护着。
    “你错了。”
    “本宫也是去勾引男人的。”
    上闻泠韫皱眉,不好搭话。
    洛瑟却伸手,手指一勾上闻泠韫下巴。
    这个动作让碧绿两人错愕又毛骨悚然,而上闻泠韫柳眉轻蹙,正欲转过脸。
    “上闻有双姝,尊贵非凡,素来也只有男人来讨好你们的。”
    “但越尊贵,越有人想挫败这样的华美,跌落凡尘时才更显得娇柔可怜。”
    “上闻泠韫,你可知已有人跟陛下建议纳你为妃?”
    洛瑟瞧着上闻泠韫听到这番话后的神色,眼眸幽深。
    上闻泠韫“娘娘介意?”
    洛瑟似笑非笑“夫妻同体,有时候,陛下占了好处,作为国母,我自也有好处。”
    如果上闻泠韫知道秦鱼昨晚窃听到的内容,就必然会领会这番话里的意思,然而她不知道,秦鱼跟她不是一挂的。
    所以她第一反应是思索,而这样的思索也落入洛瑟眼中。
    她一猜看来这上闻泠韫并不知道昨晚的事情,所以这黄妈妈...大抵是无辜的。
    这上闻泠韫护救命恩人又护得紧,洛瑟心思一定,也就淡了某些心思,但她又有点逗弄的兴趣,所以捏着上闻泠韫下巴的手指就稍稍用力,直到上闻泠韫眉目凝冰。
    “好了!”
    忽然一声,众人侧头看去,上闻泠韫顺势撇开脸,起身走开些,而洛瑟似笑非笑看向出声的秦鱼。
    胖妈妈一脸憨厚,喜滋滋提着一锅汤。
    “皇后娘娘,大小姐,鱼汤好了。”
    秦鱼看透了皇后刚刚的试探目的,也看透了皇后最后的试探结果,料想这人该走了,若是不走,那就是...
    “闻起来挺香,可有本宫的份?”
    皇后笑着说,说着还深深看了秦鱼一眼,秦鱼心里一咯噔,她也试探出来了——这皇后对她的猜疑另有原因,可能是看出她的易容伪装了,起了疑心。
    不过对方没敞开了说就还好。
    玩心术么?
    秦鱼憨憨一笑,应了,上闻泠韫也不能赶人走,就一起喝了鱼汤。
    洛瑟本来只是对这个黄妈妈有试探之心,却没想这鱼汤味道很特别,十分入口,比宫廷大内的还要美味几分,酸辣鲜美。
    “这鱼汤...”
    “对女人好的,丰胸!”秦鱼羞涩说。
    不等两女说话,她又补了一句“还涨奶。”
    上闻泠韫跟洛瑟齐齐看了下她的胸,前者抿唇不语,后者笑得妩媚动人。
    “那本宫可得多喝几碗,泠韫,你比起本宫更需要。”
    这话什么意思?
    上闻泠韫脸色更难看了。
    秦鱼女人的战场啊,呵呵哒。
    ——————
    还好洛瑟喝完汤就走了。
    走之前似真似假来了一句,“泠韫,你这妈妈真的不错,可愿割爱?”
    上闻泠韫婉拒了。
    目送皇后等人离开,上闻泠韫眉目微微舒展,但看秦鱼的眼神有些锐利。
    “拖黄妈妈的福,不到三天,我体会到了被三个人撬墙角的滋味。”
    秦鱼再次害羞状。
    不过危机刚解除,秦鱼收拾东西的时候,却看了那兽瓶山一眼,眼里略深沉——里面恐怕开始了。
    那么....
    她也可以开始动手了。
    秦鱼背对众人,从袖口内掏出一颗丸子,指尖碾碎后放入水中,没多久,湖面冒出一些鱼来,不等碧绿她们惊疑,天上黑鹰提交,盘旋后飞速俯冲而下,在护卫们惊动拔刀守护在上闻泠韫身边的时候,那黑鹰抓了一尾肥鱼落在岸边草地上。
    众人错愕。
    “若是飞鹰捕鱼,怎不直接飞走,如此胆大,莫非是有人驯养?”
    “是不是鱼太肥了,它飞不动。”秦鱼说。
    众人“...”
    可能有点道理。
    “不对,它脚踝上有信筒。”上闻泠韫目光冷锐,护卫马上上前靠近,那黑鹰竟也不走,只顾自吃鱼,取下信筒后,护卫把里面的信纸拿出,没有打开,交到上闻泠韫手中。
    上闻泠韫一看——有人要杀你弟弟嫁祸蔺珩,速派人救援。
    她扭头看向兽瓶山,山中云雾缭绕,青葱碧绿,偶尔有鸟兽山鸣,这很正常,因为里面有大队人马在狩猎,没动静才奇怪。
    可狩猎可出动静,暗杀也自有动静。
    上闻泠韫并非全信这神秘信件,因为手段诡异了些,但这种事宁可信一千,也不可错一万。
    “来人,备马!”
    上闻泠韫一声令下,秦鱼眉心一跳。
    要死,她只是想帮她保护下她弟弟,可没想过让这女的亲自上阵啊。
    她死了,她的95都白瞎了。
    秦鱼觉得脚有点痛,被石头砸的。
    。妙书屋--------《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