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小说 > 苏醒的神明 > 正文 428
    --------《笔下文学xbixia.com 》----------“让因铎立刻将火炮重新恢复,我给他十分钟的时间,不管用任何手段,我需要第二轮的炮击,明白了吗?!”白兰大声的吼道,矮人帝国的军团其战斗力确实非常的强悍,易魁洛完全是凭借着自身强硬的训练才保持队形没有被冲散,毕竟矮人帝国手中的精锐士兵的等阶要比易魁洛高得多,在近身肉搏中所占据的优势就比较大,而易魁洛这边,大多数士兵的等阶是不如矮人帝国的,要不是有稳固的阵型,再加上豁口只存在两处,恐怕整条阵线都有崩溃的可能。

    “是,我立刻去通知因铎。”卡尔迪思开口说道,因铎是防线的炮兵指挥官,三个炮兵团全部由他总体指挥,命令很快便传递到因铎的手中,因铎将手中的命令将火焰燃烧殆尽,立刻便对身旁的人喊道:“通知下去,用温水浇炮管。”

    如今火炮的炮管在经过长时间的射击之后,几乎都有六七十度左右,这个时候若是用冷水,根据热招冷缩的原理,对于炮管会有巨大的损害,这些损害平日里看不出来,但如果再进行一轮炮击,便会立刻将火炮全部炸碎,因铎是易魁洛的炮兵老手,从战争开始时便一直在指挥炮兵,所以他十分清楚,在这个时候,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去处理这些大炮。

    一旁早已经准备好温水,在炮兵手的操作下,一桶桶的温水浇灌在炮管之上,立刻升起一股青烟,等到温水浇灌上去不再冒出任何热气的时候,因铎这才下令,让士兵们开始浇灌冷水,以降低炮管的温度。

    “快快快,小伙子们,姑娘们,白兰那个娘们需要我们十分钟内进行第二轮射击,我们怎么也不能够给前线的将士们拖后腿,快快快!”因铎扯着嗓子喊道,凭借着五阶的实力,让他可以很容易的就将自己的声音传递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一般来说少将都有六阶左右的实力,而因铎则只有五阶的实力,从中也可以看得出来,这确实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炮兵指挥官,而这样的指挥官在易魁洛内部并不多,很快,在八分钟左右,因铎便已经完成了炮管的冷却,并立刻让飞行传令兵将火炮已经准备就绪的命令传递到前线。

    白兰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十分兴奋的说道:“真是小看因铎了,那小子,立刻下达命令,三支炮兵军团全部向四点钟方向射击,到最大极限为止!”白兰站在女墙上观察着两边的战斗,三点钟方向的矮人士兵相对数量较少,此时大约还有一万多人的规模,如果用炮击的话,恐怕杀伤有限,而且三点钟方向的裂口相对较大,有三十米左右,双方士兵之间已经黏着在一起,如果进行炮击,很有可能消灭掉自己的士兵,白兰可不像矮人族的指挥官那样无情,面对自己的手下还能够下达开炮的命令。

    而另一边四点钟方向,此时第七十八兵团正在拼命抵抗,开口相对较小,大约有二十米左右,而矮人帝国在这里集结的军队数量却有两万多人,显然四点零五分方向的防线没有崩溃给矮人帝国带来了巨大的烦恼,但这却给易魁洛这一边带来了巨大的福利,毕竟这样一来,在豁口之外,矮人帝国的士兵大排长龙,正互相叠罗汉,然后朝防线内部开枪,人口密集,正是炮兵最适合的攻击方向。

    随着白兰的命令传到因铎那边,三千门大炮立刻响做一团,如同天雷一般的巨响,震撼了战场上的所有人,矮人族显然没有想到易魁洛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行第二轮的炮击,第一时间便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直接硬钢上了易魁洛的这一波炮击,其中还有许多炮弹是爆裂弹,在落地的瞬间炸成碎片,杀伤力要比实心弹大得多,这些炮弹并不多,毕竟制作非常不易,且很是危险,如果不是成熟的技术工人,制作这些爆裂弹十分有可能会把自己炸伤,因此在易魁洛,这些炮弹也是十分的珍贵。

    但此时,面对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因铎怎么会放弃,一次性一百枚爆裂弹,瞬间将整个战场引爆,数百人在爆裂弹的杀伤力之下变成尸体,而剩余的两千九百枚炮弹也夺走了将近四千多人的生命,这一轮齐射,无疑起到了很好的效果,矮人族前线的指挥官开始出现迟疑,最终在缠斗了一分钟之后,矮人帝国的士兵开始有序撤退,在这个过程中,易魁洛又进行了两轮射击,但这个时候造成的杀伤就相对有限,毕竟矮人帝国自身就是玩火器的专家,让易魁洛坑了一次还情有可原,第二次又怎么可能。

    在撤退的过程中就已经变作散兵线,这个时候炮弹的威力就下降到了极点,如今的火器尚且停留在手动装炮弹的阶段,一门火炮往往需要五个人来进行操作,一枚炮弹的发生往往需要四分钟左右的时间,这还是成熟的炮手,且还不算计算距离的时间,不然一枚炮弹起码需要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才可能射击出去,杀伤敌人。

    这远远不像后世的自动火炮,可以在一分钟之内将二十枚炮弹倾斜出去,将整个地面变成一片废墟,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因此两轮齐射最终也就造成了数百人的伤亡而已,与第一轮齐射有着相当大的差距,白兰立刻命令后排的炮兵部队停止进攻,对于易魁路来说,炮弹弥足珍贵,进行了这么一次战争,储存在前线的炮弹几乎打掉了四分之一,这还只是第一波的接触战而已,矮人族的指挥官狂妄自大,才派出那么七八万人就妄图给自己带来麻烦,若是之后的战争,恐怕一场战争下来,就能够把防线上所有的炮弹储量全部打完。

    还好在防线之后便是广阔的平原,有许多城市正在为他们生产源源不断的武器,这才让白兰不至于节省到每一发炮弹,看着远处正在有序撤离的部队,白兰在思索一阵之后,最终放弃了派遣骑兵去进攻这些矮人族的部队,毕竟矮人族也不是吃素的,再加上如今矮人的部队尚且没有出现混乱,如果派遣骑兵出去,恐怕会被敌人反攻,骑兵是十分重要的兵种,在陆战中往往能够决定一场战争的结果,不到关键时刻,白兰自然不会用。

    经此一役,矮人族损失士兵多达三万多人,伤者不计其数,具体多少,白兰自然不会知道,至于人类这一边的死亡人数则在一万两千余人,受伤人数在两万人左右,可以说这一仗打的还算不错,在矮人族的猛攻之下,不但没有丢掉防线,而且还造成了大约一比两点五的战损比例,可以说这一战给整个战役打了一个漂亮的开头。

    但战场之上的众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开心起来,谁都知道,这只是第一场而已,若不是矮人族卡拉尔防线的军官昏了头,这第一仗绝对不会那么简单,但矮人族也不是废物,这一战之后,矮人族势必会派出更加强大的军队来卡拉尔山口进行作战,到时候这里必然成为绞肉机,无数的人都将会在这里死去,包括将军们。

    看着面前这些苍白的面孔,看着一具具的尸体被运送到后方,无数人的哀嚎声,白兰等人早已经是战场上的老人,自然不会因为这些场面而流泪,或者是痛苦,但心中也依然十分疼痛,许多士兵在这一次战争中永远离开了世界,有的则带着一身的伤痛残疾,要在接下来的生活中遭遇无数他们想象的到,想象不到的困难。

    白兰有些看不下去,便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去,几名将军也纷纷跟着白兰,这一场战役的结束并不是终结,而是开始,谁都不知道下一波矮人族将会在什么时候到来,因此他们必须提前做准备。

    “中将阁下,这一次进攻,我们消耗炮弹两万余颗,火炮有一百二十们受损,防线上的火炮有四十七门受损,如今我正在组织人手进行抢修,在明天早上之前,应该能够修复百分之八十左右,我希望后勤补给部队能够尽快将零组件运来,同时还有足够的炮弹,不然恐怕我们的小伙子姑娘们,只能够拿着刺刀去跟敌人拼命了。”因铎开口说道。

    “战线上的士兵也是如此,这一场战役消耗了大约九万颗子弹,还有一吨的火药,我们需要进行补充。”格兰多上将开口说道,他主管战场防线上的情况,弹药的缺少也让他们十分为难,同时还有药品,许多受伤的人需要防止感染的药,谁都没有想到一场战争会消耗那么多的药品,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日常用品,同时一些受伤严重,无法再参加战斗的士兵要及时运送出去,这些都需要白兰和将军们来做出相应的指示。

    等到白兰稍微将众人的事情商量妥当之后,一位牧师打扮的中年女子从门外走进来,看着面前的几位将军说道:“安魂弥撒即将开始,白兰中将,我想请问各位将军要参加吗?”

    “当然,我们马上就来。”白兰立刻说道,在战场上,一切从简,自然不可能将他们的遗体运送到后方,如今是秋天,若是时间拖下去,恐怕很快就会腐烂,到时候会给沿线城市带来瘟疫的危险可能性会大大增加,因此只能够就地处理,因此无论是崇尚火葬的,还是土葬的,又或者是天葬的,全部都将用火葬来处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在这一点上,人族率先垂范,在人族之中,土葬是传统的丧礼仪式,代表着一个人的身体落叶归根,重新回归大自然,但在战场上,显然不可能保留士兵们的尸体,如果要这么做的话,只能够就地掩埋,但这样他们就回不到家乡了,无论什么种族,回到自己的家乡,让自己死后的灵魂可以照看自己的族人,这是所有人共同的心愿,因此在传统丧葬习俗和就地掩埋这两点上,大多数人都选前者。

    再加上人族自己率先垂范,所有英雄都将以火葬的方式带回故土,其他种族即便有意见也不可能提出来,当然,除了火葬之外,其他仪式则完全尊重各自部族的传统,因此在安魂弥撒上,几乎有上百个来自各个部族的牧师在给自己部落的英雄们举行弥撒,每一个中型部落或者是大型部落都有属于自己的宗教信仰,至于小型部落则由人族来进行统一的安魂弥撒,算是一点补偿。

    在众人的肃穆之下,上百名牧师,祭祀,长老,开口念诵着属于自己部族的经典,不少族人站在自己同胞的身边,脸色哀戚,但又充满愤怒,无数的白条垂挂在战死者的周围,灵魂的赞歌在空气中飘荡,有的悲哀,有的高亢,有的充满战意,有的十分令人平静,这正是易魁洛令人感到精彩的一部分,安魂弥撒便在这样的肃穆之下缓缓结束,紧接着死去的士兵们将进入一个个的火堆之中,燃烧殆尽,然后他们的骨灰将由自己信使们带回到属于自己的城市,如果有亲人的,会直接交给他们的亲人,如果没有,则直接交给他们的朋友,由他们的朋友来处理。

    白兰在参加完葬礼之后,便又去了一趟伤兵营,慰问这些伤兵,这些伤兵大多数都是一些轻伤,重伤患者都已经被运送到后方接受更加体贴的照顾,而还有一部分则是严重伤患,他们被医生诊定没有救治的可能,便被放在这里,此刻正有护士们对他们进行临终关怀,门外则是各个部落的牧师们,等待着在最后时刻,为他们举行一个道别仪式。

    相比起那些直接死去的同胞,他们还有一个为自己过往忏悔,或者说是跟自己的同胞们见最后一面的机会,这里的气氛相对来说要更加的压抑,但白兰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她一个个的走进这些弥留之际的士兵,无论他们听不听得见自己在说什么,白兰都跟他们说“好样的,你们是部落的英雄,是易魁洛的英雄!”不少铁血大汉都不由流出了眼泪,在这一刻,白兰就像是所有人的母亲一样,用一颗坚强温柔的心治愈着人们因为战争而产生的创痕。

    而相比起重症患者,轻伤员们这里的气氛无疑要好得多,甚至有不少人还给自己点了一杯酒,这是他们的特权,在军营之中,没有人可以喝酒,包括白兰这位中将,但他们可以,这是他们为国家付出的奖赏,这里的士兵们此刻正在互相诉说着战场上的一切,互相吹牛,又互相倾诉,诉说着战争的一切,白兰也坐在一张病床上,那是一个看上去不到十八岁的年轻人类女孩儿,她的手臂被用绷带绑了起来,据医生所说,他的手被矮人帝国的士兵用刺刀刺中,一块肉被割下来。

    :。:--------《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