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灵长的线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松垮垮的老人篇(36)
    --------《笔下文学xbixia.com 》----------哐当一声,周围的石块朝越野车处压紧,越野车下陷,整个后座部分已经埋进了石堆中。

    要塌了,底下是河谷,如果跟着乱石一起掉下去基本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

    “哎呀!”

    奇葩老人家终于提心吊胆的惊叫了一次。向门清摒除杂念,勒紧老人腋下:“抓紧了!”,双脚犹如青蛙起跳向上一蹬离开了车头。

    她看似凭借自己的力量跳了出去,实际上,是那股神秘的力量将她连带老人给拽了上去。这动作看得在场的人无不乍舌,轻盈的身姿看得张大胆歪着嘴半认真半吐槽:

    “怎么,这妞会飞?”

    范梅只知道目瞪口呆的摇头,她确定自己并不知道向门清还有这等能耐。

    动作的确太流畅了,一气呵成不说,压根也不费什么力气。所以一着陆,向门清就故意装得两脚瘫软,浑身已经无力的倒在石头堆上。

    老人家自然跟着摔在她旁边,他发出一声“哎哟喂”便老老实实躺在向门清旁边。

    老人望天,此时天空展露出了些许繁星,映在他眼中,仿佛眼里充满了无限希望的光芒。他才经历了一难,可是整个人居然是愉悦的,特别那双与他年龄一点都不搭调的映射着星空正神采奕奕的眼睛。

    “哈哈哈。”他笑出了声。

    向门清也看星空,天空的颜色由下往上由浅至深,底部一丝仙飘飘的紫霞还在徘徊。这天空,真美……好像在城市里已经很久没看过这样的星空了。

    向门清再次觉得身边的这个老人不可思议。

    “差点就没命了,笑什么呢?”她问。

    老人答:“又没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而且,你的绳子紧紧地捆住我了。”

    “绳子?”

    向门清举起右手,那跟捆鸭子用的绳子还在她手上。但是,绳子的另一头被范梅牵着,并没有捆在老人身上。

    “没有啊。”

    老人神神秘秘,望着天空笑说:“有啊,不是有一根红色的绳子挂在你腰上吗,非常美丽的红色的绳子。”

    向门清摸摸肚子,没有摸到,也没有看到什么绳子。这个老人家到底在胡说些什么。

    范梅第一时间冲了过来,见人千钧一发却大难不死,激动极了,激动得听到两人的对话后插嘴:“红色的绳子?这绳子搓满了泥,有鸭屎的臭味,是黑灰色的呀。”

    老人大笑:“哈哈哈,别当真,别在意,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他拍拍向门清的手:“爷爷我刚才是胡说八道的,别在意,哈哈。”

    老人家的手心除了粗糙,还非常的炙热,只有在刚才拍手自称爷爷的时候,老人才感觉像个真正的老人。

    骚包男黄大胆带着他们那群人围了过来,一上来,他就给向门清竖了个大拇指。向门清没理他,而是在范梅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再去扶老人。

    这时黄大胆得赶紧表现表现,冲着他那群人指手画脚说:

    “快呀,来个人背一下老爷子啊。那个……王大胆,你去。”

    王大胆长着一张路人脸,性格不是很鲜明,不是能让人映像深刻的那种,看定是扎实肯干的类型。他很听黄大胆的话,回了个“哦”就出列了。

    老人立刻又化身老顽童,半躺在原地抖腿,还吹口哨,一边等王大胆过来背他,一边对“大胆”们冷嘲热讽:

    “哎哟喂,老人家我是要享福咯,恐怕是托了警察姑娘的福哦。”

    黄大胆一听,脸色霎时难看起来,好在老人见好就收,没再多嘴说些什么。

    “喂,去两个人把顶上的车灯打开,其他的把手机电筒打开照一照。”

    黄大胆又下令。

    现在天已经全黑了,幸亏救援行动在紫霞还未完全散去之前就成功了。

    黄大胆话音落,立刻有几个“大胆”踩着碎石噼里啪啦的小跑着上去,剩下的都掏出手机亮出电筒,一个个争先恐后往前凑,跟想在领导面前树立个劳模形象差不多积极。

    “哎呀,老爷子双脚怎么搞的在流血?”最爱偷奸耍滑的张大胆道。

    “不碍事不碍事,就这点伤死不了的。一会哦,吃点那东西的肉就行了。”老人道,其间挤眉弄眼,听得黄大胆脸色又变。

    “哦,王大胆,把老人背上去以后,我们那个罐头打开给他吃几个,补一补。山里面条件差,先这样咯。”

    黄大胆明显是借罐头来偷梁换柱,掩饰老人说的“那个肉”。老人又是点到即止,默认了黄大胆的话,没有拆穿他。

    范梅暗暗点头,心想原来如此,这群人果然是来偷猎的。不过,老人和这群人的关系好像不是那么融洽,跟其他人对黄大胆的态度不一样,不给面子就算了,还不时给黄大胆来点“心跳”。

    “没事吧。”向门清轻轻问了老人一句。老人已经上了王大胆的背,转过头眨个眼道:“没事,吃肉去咯。”

    范梅转来转去的检查向门清,好像没什么问题,却也问:“你没事吧!”

    “哈哈,我没事啊。”

    黄大胆凑了过来,故意跟两个女孩套近乎:“两位都是女中豪杰啊,辛苦了,我拉你们上去?”

    说着就把两只手都伸了出来,一股淡淡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是闻着挺高级的香水味溢了出来。

    这个黄大胆看起来有身份,有地位,有情趣。如果换个金迷纸醉的环境,满身的高档香水味定会勾起女人的荷尔蒙,被他迷惑。

    可惜,范梅天生就对情趣这种事不感冒,向门清更是不在乎,所以两人都没接受黄大胆的邀请,理都没理他就自顾自走了。

    黄大胆也不尴尬,这种情况他是久经沙场,经验不少,大大方方送了一句:

    “那行,美女们慢点啊。”

    他好像对向门清有些兴致,眼神忍不住在向门清身上停留了一下,同时左顾右盼不想让别人发现。

    不过,红衣服的女人似乎一早就发现了,“哼”的一声一跺脚走了,爬了上去。--------《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