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xbixia.com 》----------第1036章 特训成果

    小景这种情况也不是单纯说话多了而导致的,而是在说话时她有意压着,努力不把全部的声音发出来,这是很伤嗓子的。

    宫一诺陪着她一起练习,起先只觉得她厉害,后面知道她做了什么后,更是震惊又佩服,也心疼。

    她怎么能做到这种程度?她是怎么做到的?

    然而,小景确确实实做到了,并且在晚上收工前,掌握了技巧,能做到说话结巴又含糊不清,除了声音沙哑着,她真是越来越接近角色了。

    宫一诺以前跟着去秦落的剧组探班过,知道演员拍戏有多辛苦,但像这样亲自参与,亲身经历还是头一次。

    一个正常人想要变得说话结巴或是做到发音含糊不清已经很难了,更别说这两样要一起,而小景不仅做到了,且只花了一天时间就掌握技巧!

    她把自己的嗓子弄哑,不顾嗓子不舒服,硬是在一天时间里做到了!

    都说人是有极限的,可真正的极限是在哪里?

    小景的极限又在哪里?

    宫一诺见过不少努力的人,也听过看过不少励志的故事,可从没有一个人像小景带给她如此大的震撼。

    她突然不敢直视小景,甚至觉得跟她同出一个环境都开始让她感到呼吸困难。

    她这也太……她还是人吗?

    宫一诺对此抱着很大的怀疑,当然更多的怀疑还是来自自己——跟小景一对比,她觉得自己就是太闲了!

    看宫一诺一个人在那纠结,脸上表情一变再变,小景还以为她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忙过去,关心问道:“诺诺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宫一诺仰着头,静静看了她一会儿,而后垮下脸,一副要哭出来了的表情,哽咽着说:“小景……”

    小景吓了一跳,起先还担心她是身体不适,现在看来好像不是。

    她走上前,抱了抱宫一诺,“怎么了?好好地怎么就哭了呢。”

    小景说话时嗓音沙哑得越来越严重,宫一诺听着就觉得难受,而且……

    这说话的语气,完全是大人在安慰无理取闹的小孩子才会有的嘛。

    宫一诺立马止住哽咽,搂着小景的腰,用脸在她身上蹭了蹭,说:“没事,我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心里有些难受。”

    “那,可以跟我说说吗?我来当你的情绪垃圾桶,你什么都可以对我说的。”小景说。

    宫一诺抽了抽鼻子,没说话。

    说突然发现自己太没用了,而感到很无助,很痛恨自己吗?她现在是不好意思说出来的。

    小景:“……”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了?

    宫一诺不愿说,小景就不催她,两人就这么保持姿势,傻愣在那。

    秦落接完电话回来,就看到宫一诺抱着小景,把脸埋在她腰间,而小景则是一脸迷茫的表情。

    她愣了下,“你们俩这又是怎么了?”

    小景回了秦落一个不知道的表情。

    秦落跟她对了个眼神,正要问宫一诺,就见她松了手,从小景怀里起来。

    “没事。”宫一诺拍了拍脸颊,朝小景和秦落笑了笑,说:“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心里有些郁闷。”

    秦落:“就这样?”

    小景:“她刚刚也是这样说的。”

    宫一诺点点头:“嗯,就是这么回事。”

    秦落:“好吧。那今天就到这里结束吧,休息下好吃晚饭。”

    “好的。”

    小景的培训是在顾家别墅举行的,这段时间宫一诺和小景都要留在这里,乔逸晨因为工作不能每天都来,于是又只能通过手机联系了。

    对此小景表示理解,他工作那么辛苦,真没必要再跑过来了,尤其是她自己也开始接触工作后,更能体会这种辛苦。

    宫一诺心疼两人,主动担任起中间人,一边帮着照顾小景,一边给乔逸晨汇报小景的情况。

    小景虽然掌握了技巧,但她也并没有放松,后面反而对自己更加苛刻,导致嗓子疼痛一天比一天严重。

    宫一诺心疼得不得了,自己劝说小景失败后,她只好找乔逸晨求助:【老哥,你看看小景,她今天说话都不怎么能说了,却还要拼命练习,你说说她嘛。】

    除了练习,小景现在基本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可即便这少数开口的时候,宫一诺也是一听到她的声音就难受,哪有人这样折腾自己的,这还没有试镜上就这样拼了,以后开拍了那还得了?

    宫一诺完全不敢想象那一天的到来。

    小景那么拼,还不知道要怎么折磨自己呢,尤其是其中有一场跳河自杀的戏份……

    乔逸晨收到信息的时候正在听季度报告,当即拿起手机给宫一诺回复了信息:【我知道了,晚点我会联系她的。】

    宫一诺:【那你可一定要好好跟她说,劝她别这么拼,让她休息一下。】

    乔逸晨:【小景和干妈知道分寸的,你不要太过担心了。】

    宫一诺下意识打字回击,可冷静下来后仔细一想,老哥说的好像也是有道理的。

    小景这几天的培训这么辛苦,那声音光是听着就觉得难受了,可这几天下来,小景没叫过苦不说,干妈也是真的没有阻止过。

    宫一诺顿了顿,默默地把打好的文字删了。

    可能,真如老哥说的那样吧,小景和干妈其实都已经考虑到了,就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瞎操心。

    她改信息回复道:【好吧,我知道了。不过你啊,也要记得给小景发信息,多鼓励鼓励她哦。】

    乔逸晨:【好啦,我知道了。】

    这些事情,就算不用宫一诺来说,他也知道该怎么做。

    退出宫一诺的聊天界面后,乔逸晨给小景发了条信息,然后放下手机,继续工作。

    小景都在那样努力了,他还有什么资格偷懒。

    ……

    距离试镜还剩两天,小景的特训终于停下了。

    这两天她的嗓子也不像前几天那样难受,她觉得自己还可以继续,但秦落不准,命令她好好休息,养好嗓子准备试镜。

    小景说不过她,只好听秦落的话,一边修养,一边继续背台词,迎接两天后的试镜。--------《笔下文学xbixia.com 》----------